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080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24

    追蹤人氣

[REBORN]雙子座(2727)

  「小綱洗澡要和小言一起喔。」   「不要!」綱吉馬上垮下了小臉,臉蛋都因為生氣而皺起。   他都不喜歡洗泡泡浴,我不要和他一起洗。   「我也不想一起洗。」一把較低沉但童音未脫的聲音在綱吉身後傳出,嗓音也充分表達出他的不情願。   言綱擁有一張與綱吉完全一樣的臉龐,除了他們彼此和父母外的其他人,也很容易將這對雙子混沌。不過,只要細微觀察,你便會發現言綱和綱吉性格的南轅北轍的。   「你們不合作的話,今晚的芒果果凍就不給你們吃了喔。」   兩雙大眼睛對望了一眼,眼眸裡透出閃爍的亮光。兩人沉默,不到一秒便好像已經得到共識般點頭,默默步入浴室。   果然用食物利誘的招數相當成功。奈奈笑著,心想單純的小孩真是可愛,接著便返回廚房繼續準備今晚的晚餐。 ###   將泡泡在手心裡揉了揉,綱吉湊近那白色的泡泡,輕輕一吹。泡泡便在四周散開,為浴室增添了夢幻的感覺。開朗的笑聲緊接著便是另一把微愠的聲音響起。   「你弄到我了。」剛才綱吉吹的泡泡跳進了眼睛而感到不適,言綱用乾淨的毛巾拭著眼。   「是哥哥不避開嘛。」綱吉賊賊地笑了,把責任都推卸到對方身上,毫無悔意的模樣驅使言綱危險地瞇起了眼。   「嗚哇!」   言綱在水中的雙腿突然動了起來,故意用腳朝著綱吉踢起水花。因為兩人均使用同一個浴缸,所以水花自然便會朝著綱吉濺去。綱吉不甘心鼓起兩雙腮,用手把水濺向言綱身上,浴室裡的一場水戰瞬間爆發。   “撲哧”的潺潺水聲伴隨著小孩子的嘻哈玩耍聲,傳遍整間浴室,聲浪之大就連位於廚房的奈奈也能夠清楚聽見。   玩完水後,言綱要擔負哥哥的責任幫綱吉洗頭髮,縱使兩人的出生時間就只差幾分鐘,單從言綱的言行舉止已經能夠看出他年紀小卻已經較弟弟成熟。   雖然如此,但不代表言綱沒有小孩與生俱來的任性和活潑。   「喂!不要亂動!」   「單是坐著很無聊啊!」   「再亂動我就告訴媽媽!」   「嗚………」   要是這樣他最愛的芒果果凍便會被充公了!咬著下唇,綱吉強迫自己要忍耐。言綱就是太清楚弟弟的弱點,既然抓住了當然會好好利用,果然相當奏效,綱吉並沒有再掙扎,乖乖地坐在矮凳上一動不動。   言綱滿意一笑,然後把洗髮精擠在自己的手心裡再塗在那蓬鬆的褐髮上。   「啊痛!哥哥太用力了!」綱吉哭吼著,轉過頭去瞪視不知有心還是無意的言綱。   「不可能。」他根本沒有用力嘛。   「但就是好痛──痛!髮髮要斷了要斷掉了!」   或許是因為年幼不懂得如何控制力度,還是因為要報剛才的一箭之仇,到底是哪一邊,就只有帶著詭異笑容替綱吉洗髮的言綱才知道。   言綱仍然沒有停止洗髮的動作。   「啊!我不要哥哥我要媽媽!哥哥討厭死了!是大魔王,大壞蛋,大怪──」   “嘩啦”   綱吉的頭頂上毫無預警地落下一桶水,因為剛才張開嘴巴說話的關係,水滴竄進嘴巴裡,害綱吉噎到了不斷咳嗽。   「啊,抱歉。」一點也沒有歉意。   綱吉忿忿轉過身,看見的那雙眼神就彷彿在對他說”活該”,大顆大顆的眼珠開始湧出眼眶,沿著臉蛋的輪廓滑下,嗚呼大哭起來。   「喂,為什麼要哭啊……」   「哥、哥哥討燕(厭)……總、總是欺夫(負)我……」綱吉嗚咽著,咬音已經不準確再加上哭腔,更是讓人聽得抓不著頭腦。   心裡思考著自己的行為就如綱吉所說的是欺負沒錯,言綱冷嘖了一聲,躊躇了一下,接著板過綱吉的身體,蹲在他身前,似是安慰的舉動揉著綱吉兩邊像包包般脹起來的臉頰:「別哭。」   褐色的眸子只是呆呆地注視了他一眼,又再次嘩啦塔啦地哭起來,言綱拿他沒辦法,邊用雙手遮蔽著雙耳:「好了,這樣吧,我把我的芒果果凍分一半給你吧!」   「真的嗎?」哭聲驟止,讓言綱不禁認為他是否被這個鬼主意多多的弟弟欺騙了。   「真的,只有一半喔!」   「打勾勾!」伸出尾指,綱吉顯然對言綱所說的話並不放心。   「幼稚。」雖然這麼說,但言綱還是勉為其難地伸出了尾指,與綱吉勾手指。   ……拜託,才只有五歲的小孩子能在哪裡找一個不幼稚天真的嗎?你找一個給我看看吧。   ──可惜現時沒有一個負責吐槽的角色,所以只能讓旁白兼顧了請大家多多指教。   話說回來,言綱成功用半塊芒果果凍收服了綱吉後,兩個小兄弟便友好地拖著手出浴。縱使言綱臉上擺著不願意的表情,卻沒有甩開綱吉拖著自己的手。 ###   「這是小綱,這便是小言的。」晚餐過後,奈奈把兩碟芒果果凍分別遞到綱吉和言綱面前,頓時讓兩名小孩的眸子閃爍著光芒。   「哇呀──!」   綱吉睜大圓滾滾的眼珠,看著桌上的芒果果凍都快要流出口水來,至於身旁的言綱表面上若無其事並沒有任何興奮的情緒表露於臉上,但是那雙已經碰到盛著果凍碟子的小手顯示出主人的焦急。   「已經可以吃了嗎?可以吧?」   奈奈笑著點頭,綱吉跟言綱馬上用湯匙盛著滿佈芒果的果凍,放進嘴中。   好味到說不上話。   「好味!好好吃啊!」哀心說出真誠的感受是綱吉,言綱則只是咀嚼著,然後默默跟著點頭。   驀然,正在吃著自己的果凍的綱吉想起什麼,指著言綱大喊:「哥哥!你要分一半給我的啊!」   言綱一愣,想起自己的確好像有說過類似的話,但是那晶瑩剔透的果凍正散發著無形的吸引力,而且芒果的甜味更讓人回味無窮,又怎會捨得分一半給綱吉呢?   人,總是會自私的。   「有嗎?」   「有啊!我們還有打勾勾!分給我!」   「不要──」對綱吉吐了吐舌頭,言綱開始用光速把碟裡的果凍掃進嘴裡。   「啊!!」   綱吉驚慌地大叫了聲,他整個身子撲了去言綱身上,想要把還沒塞進嘴裡的果凍碟子搶回來。   「你──!」沒想到綱吉會如此執著,言綱掙扎開綱吉的箝制後,馬上奔到洗手間想要把自己鎖住避難。   「哥哥太狡猾了!!!」   「啊啦,小綱和小言的感情真是好呢。」凝視著兩個在家裡穿梭奔跑的孩子,做母親的不禁笑了起來。   ……到底你是從哪裡看出他們的感情很好呢? =FIN?= 後記: 啊哈哈2727萌啊(傻笑(被毆飛 這篇到目前為至也不知道是不是坑=v=… 要是這章的反應良好的話,相信會繼續發展下去XDD 所以急切需要各位的留言的感想啊Q口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