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EBORN]同類相斥(骸雲綱)(綱吉生賀)

  「綱吉?沒有告訴我甚麼?」冷咧的聲線又降低了好幾度,聽到雲雀這麼問骸笑得更開了,那噁心的笑容襯托那奇異的髮型,實在很欠咬殺。把拐子架在對方的脖子上,威迫:「說。」   「今天,是綱吉的生日。」並不是因為雲雀的威脅下就範,只是骸由一開始潛入並中至接待室,就是為了要告訴雲雀恭彌這件事,順便炫燿一下自己。   雲雀的表情明顯一僵,然而驚愕的表情剎那消逝。澤田綱吉確實沒有提過自己是什麼時候生日,理所當然他也沒有主動去問。被六道骸告知他綱吉的生日日期讓雲雀恭彌愈想愈覺得不爽。   「那又怎樣?」心裡暗自在盤算待會要到商街逛一圈的雲雀若無其事地淡然回以一句。   雲雀猜不出那個和他一樣善於隱藏自己真實一面的男人的企圖。   「你會準備禮物吧?」幾乎肯定了雲雀恭彌得知這個消息後便會命令他的風紀委員或是親身去準備禮物,因此骸的言語中一點也不帶有疑問。   「…………」沉默等於默認。   「所以,有想過要送什麼?」骸蠻好奇的企圖打聽雲雀會準備什麼樣的生日禮物給綱吉。   「與你無關,滾。」即使決定了送什麼給綱吉也不會說出來。雲雀狠狠地擱下了逐客令,不屑去理會骸的諷刺話語,心裡繼續思忖到底應該送什麼給綱吉才好。   「呼嘻嘻……不如來比賽吧,看綱吉喜歡誰送的禮物。」危站在接應室的窗框上的骸在離開前說道。   「……綱吉絕對只會選擇我。」不論是他送給他的禮物抑或是雲雀恭彌本人,他對自己抱有極大的自信。   「呵……這可難說了。」勾勒出一抹不輸於雲雀的自信笑容,骸的異眸一瞬閃過惡質的光茫,接著從窗框躍下離去。   所以,他的目的是來下戰帖麼?   「有趣……」坐在接待室內喃喃自語的雲雀,目光在室內游離的時候觸及到某樣東西後,鳳眼立即半瞇起緊緊盯著來看:「喔……」   不用草壁去奔波,沒想到不消半分鐘已經能夠決定好禮物了。   而且能夠保證綱吉絕對會欣然接受。 ###   「……唉。」   今天是一個既特別又重要的日子,本應會開心度過這不平凡一天的綱吉,此刻正獨自窩在房間裡悽慘面壁,接著再嘆氣。   所謂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在床上左滾右滾,滾到床的末端然後又往回頭後,縱使知道自己的行為很沒意義,但他仍然沒有要停止的意思。   持續了邊嘆氣邊滾床的動作五分鐘後。   「……沒有!竟然沒有啊──!!」看來滾床的動作並不足以讓他發洩出內心的怒氣,綱吉抱著頭終究還是忍不住大喊。   放學時候與京子擦身而過也沒收到禮物的他悲傷過度而一口氣衝了回家,他在收到京子的禮物之前根本不應該回來!現在好了,回到家面對著無收到任何禮物的背包實在難以當甚麼事也沒有一笑置之。   碰、碰、碰。   前後傳來了三聲擊打的聲音,躺在床上仰望著天花板的綱吉回過神來,朝聲音發出的地方瞄了眼,立即坐直了身軀。   甚麼聲音?   聽上來就像是有碎石擊打著窗戶的聲音。不會是流氓們的所為吧?但他印象中沒有得罪過甚麼人不至於要被找麻煩吧?   本來想要裝作幻聽,但來者仍然沒放棄地擊打著窗戶發出擾人的聲音,最後綱吉唯有心不甘情不願地爬起身走去。   赫然看見一只金黃色毛髮的小鳥。   「咦?雲豆?!」綱吉絲毫沒有猶豫立即打開了窗戶,小鳥便拍動著翅膀飛了進來,接著繞著綱吉頭頂上方不斷盤旋。   「嗚哇!」想要關窗戶的手被突如其來的跟隨在雲豆後面的白色物體給嚇了一跳,綱吉條件反射地要避開白色物的飛撲攻擊,然而卻不慎被擺放在房間的雜物絆到腿然後跌倒在地上。   摔得華麗。   「痛痛痛……」捂住撞到的頭部,綱吉還沒來得及看清楚飛進來的是什麼東西,室內已經上演了馬戲團般的表演。   被粉紅色的絲帶五花大綁的雲豆才飛了進來沒多久便被一只白色的貓頭鷹不斷啄著雲豆的毛髮,用那張細小的嘴巴咬著雲豆身上的絲帶。當雲豆飛行的時候便拉動著貓頭鷹,滿是滑稽的動作讓綱吉張大嘴巴愣住了。   「喂,你那隻沒教養貓頭鷹在對我的禮物做甚麼?」   「你那隻麻雀不像麻雀鴨不像鴨的東西才應該滾到一邊去。」   你們兩個從哪裡冒出來的?!   把出現在綱吉的房間視為理所當然的雲雀和骸甫出現便已經唇舌相譏,怒視對方的目光好比彼此是自己的殺父仇人一樣,在他們身邊瀰漫的黑氣讓綱吉難以介入。   「呃、啊,那個……雲雀學長和骸?」看見兩人快將要各自把武器架在對方的頸上的時候,綱吉趕忙出聲分散兩人的注意力。   果不其然,這個策略相當成功讓綱吉省回家具的維修費用。   猛地想起了自己原來的目的,兩人的目光馬上在室內找尋目標物。雲雀看見自家的寵物時,不禁怒目相向:「還在那邊幹什麼?」   雲豆終於擺脫了骸鷹的攻擊,狼狽地降落到雲雀恭彌的手上,然後雲雀步向綱吉,把雙手遞了出去。   「送你。」   「誒?」   綱吉沒搞清楚狀況,因此不敢伸手去接。雲豆聞言嚇得馬上飛離了雲雀的掌心。   「雲豆、不是禮物、雲豆、不是禮物!」一點也不想被包裝成禮物然後送出去的雲豆不斷在雲雀的上空繞圈。   察覺到雲雀的表情因為雲豆的說話而愈加沉陰,綱吉不禁替雲豆的安全感到擔憂,連忙道:「雲、雲雀學長為什麼要把雲豆送給我?」   不會是因為沒空照顧吧?   「你,不是說過很喜歡?那傢伙好可愛之類的說話?」   沒錯他曾經這麼說過,綱吉愣愣地點頭,但仍然不解:「但為什麼要給我?」   「生日禮物。」   「哈啊?」   雲雀挑眉,無視綱吉因為受到多種打擊而反白眼的臉龐,一手抓住在空中盤旋的雲豆,強行塞到綱吉的手中:「啊──」   感覺到手心傳來的顫抖,綱吉打從心底同情雲豆,還有自己。   「呼嘻嘻……綱吉不要理那只麻雀,請收下我的禮物吧。」把雲雀恭彌一手推開,六道骸滿臉笑容地說道。   骸鷹乖乖地停留在骸的手臂上,那異色的眼眸看得綱吉頭皮發麻。   這兩人到底是要幹麼啊?!   左右為難的綱吉,支吾了很久才溢出拒絕的話語。   「那個……我家是不准養寵物、呃……所以、謝謝你們的一番好意,但是我不能收……」   剎時,房間內兩名剛才還處於爭吵的男人,陷於石化狀態。   他們完全沒有考慮過這一點,就擅自把自己認為最可愛的東西帶來當禮物。   「………」   在這一點上,讓兩個南轅北轍的人首次出現了共通點。   「呃……」看著兩張明顯受傷快要出現裂痕而碎掉的臉,綱吉感受到自己多少也有責任,主動給予兩人下台的階級,至氣氛才不至於那麼的尷尬:「這、這樣好了,今天雲豆和…呃骸鷹就留在我家陪我一晚,明早再把牠們歸還好嗎?」   足當著所謂的生日禮物。   「好吧。」只要綱吉喜歡便可以了。   兩個男人皆無異議。   但又有誰詢問過那兩只動物的意見?   「吱……」   看著自家主人完全沒把自己帶走之意,雲豆也心灰意冷,沒有開口抱怨。牠可不想一天被主人捏脖子兩次。   因為這個原因度過了無眠的生日夜的綱吉,聽說當天澤田家收到多宗有關噪音滋擾的投訴。   翌日歸還的時候,雲豆傷痕累累的樣子十足昨天經歷過一場大戰,而骸鷹則沾上了幾根黃色的不明羽毛。   「怎樣?綱吉喜歡我家的骸鷹吧。」   「才怪,說,綱吉你喜歡哪邊?」   救命,他只想過一個寧靜的生日好不好!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