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EBORN]愛你說不出(雲綱)

  「你在開什麼玩笑。」   不到一秒便收歛起自己驚愕的表情,雲雀表情上回復一貫的平靜地凝視著自家的首領,但內心的深邃在本人也沒有察覺的時候,已經被牽起了漣漪。那句衝擊性的對白還不斷在腦裡迴響。   「很喜歡你,雲雀學長。」重複把話語重複了一次,這回不像第一次的緊張,話音也較清晰地直入雲雀的大腦。   「你又有什麼陰謀?」沒想到沉默了三秒後,雲雀回以的只是冷淡的質問,他挑了挑眉,思忖的有可能會讓彭哥列的十代首領說出這樣沒頭沒腦的話的原因:「小嬰兒叫你這麼說?」   這次讓綱吉感到微詫,他一臉受傷的模樣盯著那個彷彿置身事外的人,為什麼他可以想到里包恩那邊去?   「這只是我的私事,與門外顧問無關。」   「…………」雲雀選擇不回答,那張充滿著堅定表情的臉龐讓他猜不透。   罷了,無論是認真還是玩笑,這與他也沒關係。   「雲雀學長……」沒想到最先打破沉默的還是綱吉,今天他倒是讓雲雀見識到他主動的一面:「可、可以給我一個擁抱嗎?」   努力壓制住自己顫抖的聲音,綱吉提出了一個請求。在明知道對方會拒絕的情況下。   「理由。」薄唇微啟吐出了兩個字,其實他是想要直接說不,但在接觸到綱吉那個除此之外毫無所求的表情,勾起了他的興趣。   「呃、這……」綱吉一臉沒有思想過會被這麼發問,支吾了一會,吸了一口氣後放膽說:「我知道雲雀學長不會喜歡我甚至是討厭我。所以如果雲雀學長願意的話,我會主動放──」   話未說完,驀然感覺到頭髮被人出力緊扯,用力程度大到好像快要把他的頭髮連根拔起,綱吉吃痛地叫了一聲,整個人被抽起,腳尖勉強觸及到地面。他眼角夾帶著淚珠,辛苦地掙扎。   雲雀恭彌身體散發著的氣息強烈得彷彿要把眼前人生吞嚥下,他黑著臉,黑眸直直地瞪著褐眸,一字一字清晰地道:「不要自以為是,澤田綱吉。沒有人可以命令我,就算是彭哥列的首領也一樣。」   沒有一絲憐香惜玉之意,雲雀鬆開捏住髮絲的手,綱吉馬上隨著地心吸力而向下墮。綱吉抱著隱隱作痛的頭,目送著那個人的離開。   他嘴角勾起一個嘲諷的弧度──諷刺自己的愚蠢。   在最後,留下的回憶真的是糟透了。   「哈哈……我果然是做什麼也不行的蠢綱呢。」臉頰滑下的溫熱他無意去拭擦,任由它在兩邊的臉龐上流下了痕跡。   或許保持距離,把這份心情鎖上,一直保密下去。   還能夠給雲雀學長留下比較好的回憶吧。 ###   大空崩潰塌下,壓到地面萬物。縱使在最後的關頭,換上了另一片青空,力撐著快將要跟隨大空的步伐一起永眠的彭哥列。然後在各個守護者眼中,一切也來得太過突然,措手不及,即使是那個總是在大空的束縛下掙扎的雲。   他不需要代替品。   心的某處好像被掏空了,空氣還能夠透過那個被插穿的部份流入肺部,呼吸很困難。這種感覺他從未經歷,那種好像失去了什麼的感覺刺激著神經。   『很喜歡你,雲雀學長。』   清晰、青澀的嗓音回味地在迴響,雲雀甩頭,想要甩走那讓他心神不靈的聲音。   ──現在、此刻才察覺到的   是永不能實現和訴說的情感。   他們的關係,就永遠停留在學長和學弟之間。   比朋友以上,戀人未滿更不如。 ###   一切是否已經太遲了?   「雲雀,你不去看一下阿綱?」經過十年的光陰稍微長大了一點的門外顧問里包恩在首領房間出來後,便看見站在門外但卻一次也沒有踏進去的雲守。   鳳眼瞥了瞥房內,得知里包恩是最後一個出來,雲雀以行動回應了里包恩的問話。踏進那間,他可能會是最後一次進去的房間。   全然不覺門外顧問在嘴側綻開的邪魅微笑。   寢室內,粉紅色的煙霧飄浮在空氣中,雲雀疑惑地勾起眉。   「啊,你是……十年後的雲雀學長吧?」   抬頭,四目交接。   瞪眼。   「澤田、綱吉?」   「咦?為什麼就連雲雀學長也……」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後面那句他沒有問出口,因為在之前已經被十年後的里包恩警告過了。   在思考接連上來之前,身體已經主動作出反應。   「雲雀學長……?」   茫然地接受了對方那彷彿要把自己溶入血肉裡的緊抱,綱吉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伸出了手,放在雲雀的後背上,輕輕掃著那有些顫慄的背部。   「這樣就,沒拖欠了。」   「嗯?」   最後那聲在耳際旁訴說的愛之語,到底是對哪一個澤田綱吉而說的呢?   已經,沒關緊要了。   只怕,愛你說不出。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