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2276

    累積人氣

  • 34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REBORN]願意愛你(雲綱)(H慎)

  「唔──綱、吉」雲雀仰起頭凝望那媚人春色,昂著頭忘我地輕吟的綱吉,讓黑髮男人禁不住呼喚他的名字。坐在雲雀的身上的綱吉早已經被情慾沖昏了頭腦。   褐眸不敢張開眼去看現在身下這副淫穢的光景,綱吉張開雙腿至最大的角度跨坐在雲雀的身上,腰際上面被雲雀的大手緊緊扶著才能不滑落。綱吉身下那個小小的蜜穴正緩慢地往下坐。儘管這個體位在雲雀要求的時候,他是點頭答應了沒錯,但是實際上做起上來確實相當困難。   「哈啊……呃啊、啊──」   兩人身下那交合的地方發出噗滋噗滋的水聲,讓室內瀰漫更淫媚的氣息。被情色染紅的軀體正在向某個男人散發著誘惑的味道,交疊的身體向彼此散發著熱度,這是一個平凡的晚上。   綱吉閉眼享受著在外出任務後,疲憊的身體沐浴在熱水下那瞬間的休息和舒暢。任由熱水流向全身,洗滌身上的污垢。直至把疲倦的神經洗淨後,綱吉慣性赤裸著上身,只在下身圈著一條毛巾便走出了浴室。   不過那是在寢室裡四下無人才會這麼做。所以當褐眸接觸到那雙透露出慵懶的鳳眼後,第一件事做的並不是尖叫而是馬上想要衝回浴室,可惜被人單手箝制阻礙了。   「你想去哪裡?」語氣冰冷,聽出聲音的主人相當沒有耐性。   「穿、穿衣服……」雖然所有更換的衣服都在外面的櫥櫃裡,即使要他從換洗物掏出剛才換掉的那套帶些汗臭味的衣服他也願意。   「不用這麼麻煩。」看出綱吉因為只圍著一條毛巾所以不自在,但是雲雀仍然不願意讓綱吉在浴室躲上一段時間才出來。直接拉著他的手臂把人拖出。   「但、但是……雲雀學長?!」完全沒有顧及綱吉因為害羞而停駐腳步,雲雀一把將綱吉拉到自己的胸膛前,接著順利成章的把人推倒在床上。   剛沐浴完畢的綱吉香噴噴,身體還散發著泡沫的香氣,就好像噴上了香水一樣清香但撲素,雲雀近距離吸了吸鼻子,把那個人的氣味用嗅覺來清晰記住。接著張開口,咬上那白皙的鎖骨。   若只是被咬那還好,牙齒落下的瞬間,雲雀連舌頭也一起並用,既是舔拭,又是啃咬。那種酥麻就好像被小貓或是小狗舔弄的感覺,然而雲雀所給予的,還帶來了莫名的快感。   「不!等……啊啊……」用膝蓋去想也知道對方想要做什麼,平時雲雀要不就不碰自己,要不一碰就絕對會做到最後。知道這一點的綱吉預測到對方下一步的舉動,臉頰像燃燒般通紅,口中掩飾不住的嬌媚呻吟聲頻頻沁出。   「我不會等。」意思是不理綱吉有沒有心理準備,每每只要雲雀他腦內浮現出想要抱他這種衝動,就直接單方面的抱他。   雲雀當然不會浪費那雙空閒的手,一手撫上綱吉胸前的兩個敏感點就開始輕輕揉搓和挑弄,一手不費吹灰之力撩開身下那綿質的毛巾,純白的毛巾散在床褥上,在碰到對方的脆弱時,明顯感到綱吉全身顫抖了一下。   「啊…………」   雲雀傾身,在褐髮遮掩不住的前額上印下一吻,唇瓣接著轉移到綱吉的嘴唇上,沒有猶豫就貼上那可愛紅潤的唇。「啊……唔嗯……唔──」唾液的交流和舌頭的交纏過後,深深的吸吮讓綱吉不由得伸出手,環在雲雀的後頸:「哈唔……嗯──」   在交換彼此氣息的同時,雲雀手中的動作仍然沒有停止,反而加快了套弄的動作,持續的上下摩擦,綱吉的分身在他的手裡開始脹大和顫抖,頂點也慢慢濺出白濁的液體。   「啊……啊哈……雲、雲雀學……不、不行……要、要出來……啊啊──」   極限的歡悅到臨的剎那,綱吉的身體在一陣抽搐過後,釋放出比剛才更濃稠的液體:「哈啊……哈──」眼前一片朦朧,滿佈的水霧襯托著那人臉上的緋紅,更是誘人。   其實,他很眷戀雲雀恭彌給予自己的快樂,陷入他贈與的快感當中,綱吉幾乎要在當中迷失了自己。   然而,在裡面有另一種異常的感覺,很詭異和突兀。在接近心臟的附近傳來的壓迫和痛覺到底是什麼呢?   在後穴被修長的手指貫穿後來的是比指頭更要熾熱,無法相比的碩大物穿插著自己。綱吉在他的身下喘息、嬌吟。   ──那裡很痛。   被快感佔去了大半意識的腦袋仍然清楚這一點。   嫩肉被強行撐開的痛楚其實早已經被性愛掩蓋,然而還是很痛。   ──心很痛……   「啊哈......唔……雲、雀學長……我愛你……你、你愛我嗎?」改變了體位騎坐在雲雀身上的綱吉,感覺到慾望頂到自己體內更深的地方。   「唔……這、有需要問?」疑問作結尾的句子卻擁有肯定的語氣,雲雀不明白為什麼他要在這個節骨眼上問這種問題。他仍然動著腰,在綱吉的體內不斷衝刺。   「回、回答我!」即使是催促,但那氣弱如絲的聲音毫無威脅性,雲雀張開了嘴唇,沒有吐出一絲聲音又再次合上。那三個字,從來沒有由自己的嘴巴說出,再簡單不過的詞彙,卻遲遲不能出口。   「你一直也感受不到?」質問的冷言拋出,雲雀無法想像那個草食動物的腦袋裡面是裝著什麼,說不定打開一看會全是雜草。他一直以來也用行動和身體告白,以為他會明白,沒想到對方全然不領情。   「我知道,但是──啊啊……那裡不、不要、嗯啊啊啊──」話未說完,雲雀的慾望頂到綱吉體內某個敏感點,就瘋狂似地抽插,直至雙方一同達到高潮。   「哈啊……哈啊……」伏在雲雀的胸膛上口喘氣,綱吉往上凝望著那雙黑眸。雲雀咬了咬下唇,出力要忽視那雙褐瞳裡閃爍著的期待目光,始終沒有再說什麼。   「雲雀學長總是這麼固執……」在平時聽不到的情話也希望能夠在結合的時刻如願,沒想到對方比一塊石頭還要堅固。綱吉不滿的嘟起嘴,突然腦海閃過一個主意。   雲雀疑惑地看著眼睛突然間變得雪亮的綱吉。   「吶,雲雀學長!」興奮無比,剛才的失落彷彿從來沒有發生。   「什麼?」沒好氣應了聲。   「雲雀學長願意愛我嗎?」   愣住一秒,嘴角不由得勾勒出漂亮的弧度。   實在拿他沒有辦法。   既然對方已經退讓到這個地步,他也不好意思再拒絕。   真的不能不說,草食動物實在太瞭解自己了。   知道他絕對不會是把愛掛在嘴邊的人。   「我願意。」   綱吉給了雲雀一個大大的笑容,能夠媲美夕陽的溫暖微笑。   我就知道……   ──你願意愛我。 =END= 後記: 電腦的螢幕在星期日那天宣告陣亡 所以這篇現在才可以放上了= = 完成這篇文的心情是相當的沉重,但文的內容卻甜到不行囧 因為是一邊在溫書一邊在打的(哭 而且還要有500字是之前完成的(汗 看到在發了那篇後記後小會多了好多留言,看到有好多支持我的人 某星真的好開心,也好感動,看到這些留言快要哭出來 仍然是找不到學校升中六,最後選擇了重讀的道路 不知道這條路是對還是錯,是好還是差 只要是自己選擇的,我想絕對不會是一條死胡同 既然是這樣的話,能夠做到的就是努力了。 一邊哭泣,一邊回想這幾天辛酸的日子,再繼續努力。 或許會失去更多,但也只能接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