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080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24

    追蹤人氣

[REBORN]依戀寄生6中(雲綱)

  「嘖──」為了要護著懷中的綱吉,骸在陷入牆壁之前來個轉身,用背部抵受住衝擊,那個撞擊的聲音在寧靜的醫院內迴響。   「骸!你沒事吧?」   綱吉迅速地回過神,脫開骸的懷抱察看他的情況,只見骸好像感受不到痛楚般,重新站了起來。骸背部傳來的劇痛,大概折斷了幾根骨吧,儘管如此,不想綱吉對他作無謂的擔心,骸並沒有把疼痛流露在臉上。   骸把綱吉推至一旁的安全範圍,那異色的眸子詭譎地瞪著雲雀,嘴角繪畫著意味不明的笑容。   「呼嘻嘻,很有一手呢,雲雀恭彌。」   「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   雲雀一邊沒有放下警戒擺起備戰的姿態,一邊戒備地發問。   「你覺得為什麼呢?」邪佞一笑。   雲雀剛才下降了的怒火又馬上攀升,整張臉瞬間沉了起來,綱吉嗅到瀰漫在空氣中的火藥味,不禁打起哆嗦。   等一下雲雀醫師不是打算想要繼續攻擊吧?這裡是醫院啊不要莫明奇妙就攻過來!還有骸手上連武器也沒有為什麼還要刻意惹怒他?拜託誰來阻止他們─────   綱吉的目光從兩人身上移開,馬上被四周的情況嚇到呆了半晌。他看到走廊兩旁的病房外有穿黑衫黑褲的人站在外面,有幾個病人家屬好像因為剛才發出的巨響而打開門察看情況,在看到黑衣人的時候立即關上門。對外面發生的事當作視而不見,剛才還在走廊的病人早已經不在,剩下的只有他、骸和雲雀和那些人而已。   那些人是誰啊?   數量可觀的奇怪人物站在雲雀的背後圍堵住通道,他們除了衣著怪異之外還有那個頭頂一致頂著的詭異飛機頭。在醫院都有一星期,他完全沒有見過這類髮形的人出入。這個數量到底是從哪裡……應該說是由什麼地方來的啊!?   「雲雀醫師!請讓我們幫助!」其中一名奇怪人物好像是當中的代表,走了上前,單膝跪在地上,而其他的則在一旁敬禮。   「滾。」簡單的下達了不用幫忙的命令,雲雀連瞥他們一眼也沒有,接收到指示的他們則開始陸續散去,只留下剛才那個代表仍站在一旁。   這、這就是所謂的地下勢力?   「好了,你們打算哪一部份開始給我咬殺?」雲雀無意義地把雙拐揮落,銀光閃耀刺痛著綱吉的眼睛。   「呼嘻嘻,真是有趣的說話呢…..」骸用手撫住用瀏海刻意掩飾的右眼,眸子下的數字蠢蠢欲動。雲雀緊握武器再度向兩人衝過來,在骸正打算把手移開的時候身旁傳出了阻礙的聲音。   「等一下!雲雀醫師!」   綱吉把骸推往左邊走廊的通路,自己則張開雙臂擋在前面,準備承受那絕對不是普通的痛的拐子攻擊。   雲雀愣住,拐子在落在褐髮前驟止,他對竟然手下留情的自己感到可笑和困惑,第一次在攻擊的時候會產生的猶豫讓他一怔。   能夠爭取到這個時間便已經足夠了。   「骸,快逃!」   「綱吉……」第一次在骸的臉上失去了笑容。   「別管我快跑!」   骸雖然有所顧忌,但也只是咬牙嘖了一聲。要不是不能隨便浪費力能的話,他才不會聽話逃跑。骸的臉上再度浮上笑容:「呼嘻嘻,那麼就期待我們的再會吧,綱吉。」   綱吉轉頭面對雲雀的冷眼,聽到續漸遠去的腳步聲讓綱吉鬆了口氣,然而承受那冷瞪身體果然還是會害怕得不斷顫抖。   「竟然幫他逃走呢,你們很要好?」把手腕一轉,拐子剎那落在綱吉的頸項,對剛才用身體擋住他攻擊的綱吉雲雀感到忿怒。本人全然不覺問句的最後含有濃厚的醋味。   「不不不是的!只是骸是醫院的病人,雲雀醫師攻擊他可以嗎?」   綱吉有種要是不馬上對雲雀解釋的話他的頭就會離開脖子的感覺。再說他跟那個人只不過是互相了解名字的關係而已!骸還想要非禮自己又怎會要好!   「喔?是嗎?」音量向上提高,明顯的不信任:「沒有讓他受重傷不能夠增加醫院的收入呢。」   等一下那是什麼意思?不要告訴我其實醫院內的病人有一半是因為雲雀醫師……哈哈哈,還是不要去深思比較好。   綱吉感覺到那是絕對不能踏入的黑色區域,因此沒有再追問。   雲雀恭彌只知道他在進入辦公室至離開這段時候在這只草食動物身上發生了他不知道的事,而且還要讓他看到那破壞醫院秩序的一幕。他不發洩一下怒氣又怎麼可能。   呵……正好這裡有一個很適合發洩的草食動物。   但如果只是賞他幾下拐子的話,不是太便宜他了嗎?   雲雀想到一個好主意。   綱吉看著沉思中忽然詭譎一笑的雲雀,開始有點後悔剛才沒有在雲雀分神時逃跑。 =TBC= 後記: 綱吉你是想逃跑也會被抓回來的所以不用後悔XD 綱吉爭奪戰佔了一章的篇幅呢,骸也先暫時退場了 啊,靠好想寫H囧,這只兩發展得太慢了啊!!(被毆飛 預定會出場的人物還剩下一個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