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080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24

    追蹤人氣

[REBORN]髮牽情 序(骸綱)

  綱吉冷眼瞥了高度興奮的骸,視線再度落在書本上。今天他的功課仍然一筆也沒有寫過,要是在回家前不能完成的話,只是想像後果身體便會顫抖不斷。綱吉在沙發前的茶几上執著筆,正要開始書寫的時候骸湊了過來。   「綱吉君,你看到嗎?」骸不同於剛才刻意與他保持距離坐在另一邊,兩人之間幾乎沒有空位。   「你以為我沒長眼睛嗎?當然是看到了。」無奈地歎了口氣,綱吉對骸阻礙他寫作業表示困惑,但身旁不斷傳遞過來的溫度卻令他無法把拒絕說話說出口。   「那是我第一名客人,你要留心看著喔!」骸單手合上桌上的教科書,在綱吉因為呼喊而轉移注意力的時候,把他手上的鋼筆也搶走了。   「啊!還給我啊骸!」想要從骸的手上搶回鋼筆,但金髮女人剛好洗完頭出來,骸也馬上像背後靈黏了過去,溫柔地用毛巾幫她拭頭。   ──哼,光是看到這個場面心裡就莫明地很不爽!   綱吉發現自己竟然無法把目光放在那兩人身上多過一秒,再度翻開骸剛才忘了帶走的書本。視線盯著書上密密麻麻的文字,但根本就沒有把心放在上面。   什麼啊,對著客人就滿臉笑容。對著我就換了另張臉老是看我不順眼似的。   「小姐,你想要怎樣剪?」   「嗯……你認為我怎樣剪才最適合?」聽到那把嬌滴滴的聲音,綱吉雙手不禁起了雞皮疙瘩。   啊啊啊──踩中了。   眼睛一邊緊盯著書本,一邊豎起耳朵仔細留心聽著兩人的對話。聽到金髮少女的回答後,綱吉的腦子響起踩中地雷的音效。   「呼嘻嘻,請放心,我會為小姐你剪出秀麗的鳳梨髮型!」   「哈啊?鳳梨髮型?」誰來告訴她只是把詞彙聽錯?金髮少女錯愕地把視線投放在鏡子倒映出來的藍髮少年,第一次仔細打量他的髮型。   不看倒好,看了之後金髮女人馬上花容失色,她掩著嘴,手拍著鏡子映照出來的藍髮:「是、是指這個?」   這個頭頂上有幾根藍色的毛僵直豎起來,還要向四方八面散開的髮型?那根本就只是純粹把鳳梨葉貼在上面吧!   莫、莫非他這個髮型是自己對著鏡子剪出來嗎?別說笑了,竟然說這個噁心的鳳梨頭與我合襯?   金髮女人看見鏡中的骸手裡執起一把剪髮專用的剪刀,又張又合地把玩著,她馬上感到背後一陣寒意。   「換人!喂!我說要換人啊!」金髮女人馬上離座,一邊用手護住自己滑順的長髮邊喊。   「是?」骸嘴角的笑容馬上僵住。   ──哈哈,開始了呢。   綱吉露出了苦笑,把視線向上移,固定在兩個人身上。   「為、為什麼要換人?」焦急。   「喂,你們這裡除了他之外就沒有人有空嗎?那邊那個!」金髮少女隨便指了指剛剛坐在沙發上閉眼休息的另一名黑髮少年,至少他的髮形還算正常。   「雲雀學長?」被突然坐在自己旁邊,同校的學長雲雀恭彌嚇了一跳,綱吉撫平受驚的心臟。   「哼。」雲雀對金髮少女的指名只回以一個冷哼,明顯完全沒有把她放在眼裡,甚至連發出驚訝聲音的綱吉也被他徹底地無視了。   「很抱歉,那傢伙是挑人剪髮。」   突然一把與氣氛完全不合的聲音夾了進來,一個小嬰兒模樣的小孩戴著一頂寫著店長的帽子:「真可惜,看來你不在他人選之中。」   店長你每次到底是在什麼地方鑽出來啊?   「你、你們……我永遠都不會再來光顧!」   激動地對著眾人吶喊,全店的注意力皆落到她身上,金髮少女在眾目睽睽下脫掉外套扔在地上,怒氣沖沖地離開了。   「啊啊……為什麼就不懂欣賞這富有藝術性的髮型呢……」   到底是那撮鳳梨毛的那一根有藝術性呢,在我看來根本就是怪異到極點。   綱吉對最後的結果全然不感到有任何驚訝和可惜。因為在之前這種情況都不知道在他面前上演過多少次,還沒有算他來到這間理髮店之前的次數呢。不過還真的是百看不厭啊。骸臉上那失落的表情真的補回票價了,沒有浪費他每天放學後也往這邊跑的時間。   不過同時也有危險性存在。   可能會有那一天,骸在綱吉無防備時把他的髮型剪成鳳梨頭也說不定。   為了不要讓那一天降臨,綱吉每天也小心翼翼地生活。 =序END= ──第1章待續 後記: 別問我為什麼開的坑全都是職業坑-v- 這次的骸綱是理髮店為背景,序的篇幅稍為長了一點(汗 因為以倒敘的方式開頭,故事真正開始的時間點在第一章 希望期待這篇的大大可以到小會留一下腳印和給一下票子(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