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2276

    累積人氣

  • 34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REBORN]強迫取悅(骸綱)(H慎)

  沒有絲毫猶豫打開燈的開關,骸才得以看見坐在他床沿上低聲啜泣的澤田綱吉。他顧不得腳傷,慌張地跨了一大步接近他:「綱吉!為什麼哭?發生什麼事了?」   突如其來的光線刺痛著綱吉雙眼,他只是搖了搖頭,沒有解釋。任由淚水撲簌簌地自眼眶滑下,他緊咬著唇瓣不發出聲音。骸略微檢查了綱吉的身體,表面上並沒有受傷,受到攻擊的可能性也相當低。那麼他哭泣的原因是什麼?   「我真搞不懂你……」   聽到骸抱怨似的說了一句後,綱吉抬起了淚眼朦朧的臉,看見骸額角一攤凝固的血馬上愣住。一直沒有發揮功能的鼻子此刻終於嗅到骸身上濃厚的血腥。   「骸!你受傷了?快!要快點包紮!」   綱吉站起來掃視了骸全身,發現除了額頭外,骸的手臂和腳上也留下了大大小小的傷痕,觸目驚心。綱吉更不容得骸呆在原地,試圖要把他拖到醫療室。   「這些只是小傷……」立即惹來對方不信任的白眼,骸馬上改口:「我不喜歡給那個色老頭包紮,綱吉你來吧。」   色老頭……是指夏馬爾?雖然他是有點好色啦:「這個時候你還顧慮這麼多?」   正要向前移動的身體被身後的人強行板回來,綱吉來不及說的話連同驚呼聲一起被骸封住了。軟軟的嘴唇被覆上,骸的舌尖輕輕舔了紅潤的唇瓣一圈後馬上長驅直入,貝齒被撬開,舌頭毫無保留地直捲而來。   「唔嗯、唔………」起初綱吉下意識想要反抗骸的侵略,但當唇尖被挑起,熾熱交纏的快感教綱吉抵制不住,兩片唇瓣相交緊貼著。舌頭熟知人兒每一個敏感的地方,在綱吉的口腔內舔拭、吸吮。不只是嘴巴,綱吉有種甚至是大腦裡的靈魂也被骸挑起攪動的感覺。   「唔啊、嗯唔......骸、唔!」藉對方換氣的時候張口輕喚他的名字,小手也不斷抵在骸的胸口向他表達不情願。然而在骸的唇瓣再度貼上的時候,綱吉的思緒又開始遠去。   持續性的濕吻讓大腦呈現缺氧和當機的情況,兩人混合的唾液繪畫弧線,才結束了這個吻。綱吉在回復一點意識的時候,他已經不知什麼時候背部的觸感變成了軟軟的大床,他則被骸壓在身下。   「咿咿咿──骸!?」想要竭盡全力抗拒的綱吉,不由得開始在骸的身下亂動,骸用單手便能夠箝制住那不斷揮打的小手,使之不能動彈。   ──不、不會吧!這種力度哪裡像受傷的人啊!!   視線沿著那緊緊壓制住自己的手往上望,隨即看見骸的左手臂上的傷口扯開了,汨汨的血沿著手臂滴落到綱吉的臉龐上。   「這算什麼?骸一直也這樣亂來!傷患就應該要有傷者的模樣!」挪開視線不再看那扯開了的傷口,綱吉放棄了最後的掙扎,一動也不動地躺著,湧現而出的淚水由眼角流下。   「綱吉......這點痛楚並不是什麼。」確實傷口附近一直向他的大腦傳送痛楚的感覺,讓骸現在的表情變得更為虛弱。然而對他而言,能夠為了彭哥列…不,為了綱吉而受這一點傷,沒關係的。   褐色的眸子不可置信地盯了骸好一會,終於放棄窺探那個人內心的真正想法。骸注視著雙頰的顏色轉為紅潤的綱吉,還有因為情慾帶給他的刺激而染上了水氣的褐色眸子,視野中出現的全都是他在不知不覺散發出來的媚態,骸的腦海中驀然閃過一個主意。雙手馬上開始付諸行動。   「……骸?」沒想到身上的人竟然開始解著褲頭,綱吉驚慌喚了他一聲,大腦都忘了生氣只剩下困惑。   下秒,骸竟然捉住綱吉的小手,隔著衣物放在那炙熱的表面上。小手才剛碰到,綱吉的雙頰馬上傳來了熱度。因為那裡已經硬了起來。   「綱吉,你知道接下來怎樣做吧?」下腹的累贅被他解開的同時,那精壯的男性器官下一秒彈了出來。   我怎麼可能會懂怎樣做啊!!!   「咿咿咿──」骸捉住小手往那裡一壓,脹熱燃燒的柱身像有生命般跳動了一下,綱吉下意識要縮回手,卻敵不過骸那箝制的力度。   小手不受身體主人的掌控,像完全不是屬於他自身般開始撫摸著,綱吉滿臉通紅,這是他第一次撫摸骸的那裡,那種獨特的觸覺由手心傳遞到大腦。想起來平時都是骸讓他舒服的,他一次也沒有幫骸做過這種事。   一次沒關係吧?既然骸需要的話……   這麼想的同時,手也放棄了掙扎。骸察覺到對方無意反抗的時候,鬆開了手腕的壓制。   下腹鼓脹起來的慾望被柔軟的觸感包裹著,接下來綱吉用顫抖著的雙手握住骸的分身。完全不了解應該怎樣做的他,腦海回想起對方帶給自己快樂的動作,接著加以模仿。   「唔……不愧是綱吉,很、很快就上手吧。」拚命抵制住想要吐出口的愉悅聲音,骸的分身在綱吉的手裡越來越脹大,披上了一片情色的光澤色彩。儘管綱吉的動作笨手笨腳,但快感還是沖擊至大腦。   「……綱吉,用口含住的話會比較舒服喔。」   「誒?」   綱吉可以確定骸並不是在詢問他的意見,因為骸在開口說話的同時,身體已經開始行動。用力把他的頭向下壓,在綱吉睜開眼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埋在骸的胯間,臉部緊貼著沒有任何遮掩物的男性,綱吉馬上閉起眼睛和嘴巴不去直視。   「不要!我不、嗚──!」婉拒無效,骸用手強行扳開他的嘴巴,綱吉的手被迫緊握著不斷顫動的柱身含住。巨大的碩大在綱吉的嘴巴不能整根沒入,柱身頂著喉嚨的深處和那腥羶味讓綱吉湧現嘔吐感。   「這樣取悅我的話,說不定我能夠忘記疼痛喔。」骸的慾望在綱吉灼熱的口腔裡被包容的感覺,讓他身體的痛楚真的有減輕的感覺。壓在綱吉後勺腦的手更加壓前,抓住那褐髮享受著愉悅感。   綱吉含著那裡不敢亂動,完全生硬的技巧本應無法讓眼前的男人興奮起來,然而,不知道是與生俱來的適應力還是什麼,綱吉好像開始掌握到訣竅。先時慢慢地上下移動和套弄,感覺到尖端的頂點是敏感的地方,舌頭來回在那裡挑撥。   柱身噴出淫糜的液體沿著綱吉的嘴角緩緩流出,被強行張大撐開的嘴巴,承受不住愈來愈脹大的慾望,開始感到麻痺和痛楚。綱吉眼角積聚多時的淚水終於沿著臉部的稜線流下。   「唔──」骸拖長的尾音代表在綱吉口裡的慾望已經到了臨界點,他的分身抽搐般顫抖,下秒便在綱吉的口裡噴發出精華。   「嗚!」滿口都是骸的液體,不論是喝下還是吐出的時間也不足夠,綱吉痛苦地捂住嘴巴乾咳起來。   「呼嘻嘻,告訴你喔,綱吉。」   不理會對方仍然未順暢的呼吸,骸狂傲地重新把綱吉壓在身下,兩人的臉頰上染上了清晰的紅暈。意識到這點的綱吉羞澀地別過臉。   「請全力地取悅我吧,這樣就───」最後的話音沒入在四片再度相交的唇瓣,骸的眼神透露出惡質的笑意。   這樣就是最棒又最有效的治療方法喔。   吶,對接下來的事有所覺悟了嗎?綱吉君……   昏黃的燈泡發揮著應有功能,打落在室內的每一處角落,燈光照射在琥珀色的瞳孔裡,沖洗他已經緩緩陷入朦朧的意識,綱吉微微瞇起眼睛,一副快要入睡了的模樣。   直到胸前感受到微微的酥麻感,綱吉才赫然回過神來,眸子的焦距終於落在身上那處於半裸的男人身上。   「骸!你、啊……」綱吉抓住骸那雙色手,正想要坐起身的時候卻只因為下身傳來的舒暢感而再度躺下。   「要是綱吉不想我再受多餘的傷,就不要太激烈反抗喔。」是不要太激烈,少量的抵抗骸是絕對歡迎的,因為那才有趣呢。   「嗚──骸,你太狡猾……啊啊….不、──」骸的手輕易就鬆開了綱吉的攫制,進而落到他胸前的兩顆紅莓上,時輕時重地施加壓力,執拗般玩弄著乳頭。   比女性平坦的胸膛,乳頭理應沒有女生來得敏感才是。然而骸和綱吉本人經歷了多次的情事後才察覺綱吉的乳點較同為男生的人來得敏感。自此骸就對綱吉的敏感點好像想要蹂躪般撫摸。   綱吉抑起頭接受那悅人的快感,一方面因為只是被觸碰乳尖就有這麼強烈反應的自己感到羞恥,另一方面則因為身體對骸作出了最真誠的回答而羞紅了臉。   暴露在光線底下的皮膚加深了床上人的羞赧感,同時也讓開始變得透紅的肌膚帶給骸更棒的視覺效果,宛如直接告訴他身下的人有多值得他品嚐。   「啊啊──骸,不、不要兩邊一起……哈啊──」骸的膝蓋塞進綱吉雙腿的中間,不時刻意往前推,隔著衣物摩擦著綱吉的胯下。雙重的刺激讓綱吉想要壓抑的呻吟聲又再度傳出來。   發現骸愈做愈過火,直至對方開始粗暴扯開他的褲頭綱吉才記起了要反抗,可是想起了骸身上還帶著傷,綱吉立即住手,一臉無奈:「等一下!骸你不會是想要做全套吧?」   「綱吉該不會以為我身上的傷只是剛才那樣就可以不痛了麼。」骸沒有理會綱吉,手的動作迅速,不到一會綱吉在骸的身下已經是全裸。   ………就算做下去,骸身上的傷都不會憑空消失啊。   某人的大腦還來得及吐槽。   不過在下秒又馬上淪陷了。   「啊、痛──」短促叫了一聲痛,修長的手指驟然停住了,但並沒有往外拔出,甬道即使已經流出淫穢的液體潤滑,但仍然會傳來刺痛般的感覺。   「喔呀,這才是剛剛開始啊。」骸有耐性地緩慢地在裡面抽動,同時俯下身在綱吉滑下淚水的眼角上輕輕一吻。在身下的人兒開始習慣後才加快抽送的速度和手指的數量。   「嗯啊……哈啊……啊啊……」緊咬著下唇承受住帶著痛楚的快感,綱吉皺著眉,表情看不清到底是痛苦還是愉悅,他弓起了身體,手指已經可以伸入三根了。   凝視散發著如此媚態的綱吉,下腹的慾望愈來愈見難耐,再加上身體上的傷勢向大腦傳遞的痛楚已經在加劇。骸不顧得滋潤足夠與否,撒離了手指。   「嗚……」綱吉馬上發出了自己也預料不到的欲求聲音,後穴那空虛的感覺不到一秒已經被比手指更熱、更脹的物體沒入。   「啊───」撕毀般的痛楚襲擊腦部,綱吉痛得發不出聲音,緊緊咬著下唇,口腔裡傳來血腥的味道。談不上快感的劇痛讓眼眶打轉的淚水不斷滑下。   「哈啊……哈啊……骸──?」驀然停住了的動作讓綱吉感到困惑,骸突然俯下身,頭部好像失去支撐地垂下,身體突然伸前導致在綱吉體內的東西插得更深:「啊啊───」   「呃……綱吉,對不起……」明顯恍惚了一下,骸居然會對自己道歉,綱吉瞪大了眼睛,猜想剛才的事。   「骸!你剛才昏倒嗎?」   果然還是被猜對了。儘管那只是不到幾秒的昏迷,但骸確實在進入綱吉的體內時因為分身給嫩肉吸吮帶來銷魂蝕骨的快感和緊窒感而放鬆神經。一想到自己剛才的失態,骸嘴角的笑容就快要維持不下去。   骸淡笑而不答,綱吉有點生氣了:「都說你太勉強了!有傷在身根本就不應該做這樣的事,就算不去醫療室也應該好好休、啊啊哈啊───」   知道綱吉接下來還有得對他囉嗦,骸的腰故意動了動,打斷了綱吉的說話。   「嗚──不要亂動啦!我話還未說......啊啊──!」因為骸開始在體內衝刺,快感取代了原先的痛楚,讓綱吉的聲音隨之提高。   「呼嘻嘻,綱吉想要說什麼?我聽不清楚喔。」悅耳的媚吟在骸的耳際回繞成為了最好的催情劑,骸不忘在綱吉的耳垂邊調侃。   根、根本就是不給機會我說!   連吐槽的力氣也沒有,綱吉情不自禁地跟隨著骸的節奏擺動著腰部去配合他,肉棒在體內不斷來回地抽插,拉扯著嫩肉。兩人的身體大幅度的擺動,體內被熾熱硬物貫穿的快感讓綱吉恍然身處天堂。大腦短路,發出沒有間斷的吟叫聲。兩人交合的地方傳出了羞人的水漬聲,醉人的快感直達腦部。   「綱吉,抱著我的肩膀。」   「啊啊、啊啊──骸、骸!」   在性愛的擺佈下,綱吉沒有思考過就付諸行動,伸出手就是繞到骸的頸部後,手指穿透那藍色的髮絲。骸抱著綱吉的腰,接著往上拉起他。倏地改變的體位讓綱吉無所適從,慌亂起來。   「誒?等、等一下……啊啊!!好、好深──哈啊!」隨著體位的改變,綱吉體內的男根全部沒入,還恰巧頂到綱吉深處的敏感點,惹來綱吉激烈的反應。   骸邪魅一笑,接下來都對著綱吉體內的同一點不斷地衝刺。   「啊啊……嗚啊……啊啊───」   在一陣劇烈抽搐後,骸在綱吉體內噴灑了他的精華,綱吉那本來還處於半垂的嫩根也再度高舉了起來,差不多同時和骸一起達到高潮,在兩人之間噴出了愉悅的白灼,沾在兩人的腹部和被單上。   「哈、哈啊………」綱吉在骸的懷裡喘息著,貼在骸的胸前,綱吉能夠聆聽到與自己有著相同速率的心跳節奏。   「誒──?骸?喂──骸!」搖晃著一動不動的身體,綱吉不顧得骸的那裡還在自己的體內而移動他的身軀。   沒想到結果聽到那平靜的呼吸聲,骸闔上眼睛累到直接睡著了。綱吉不知道應該好笑,還是無奈。   這還是頭一次,在事後骸比自己要快睡著。嘛,想當然是因為骸太拚了。到結果還不是要我包紮麼。   骸的行為根本就是強迫取悅,但為什麼自己卻還是無法拒絕他呢……   凝視著骸的睡臉,綱吉嘆了一口氣,把骸的身體扶往床上。   果然還是拿他沒有辦法。   再說、如果這樣真的能讓骸比較好過一點,他覺得好像也沒關係了…… =END= 後記: 呼,不用分中篇就能完結真好!(茶 寫工口文真的很累人啊~~(倒地 一邊寫一邊在吐槽骸你真的太勉強了明明連站也站不穩的說!!(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