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2276

    累積人氣

  • 34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REBORN]依戀寄生6上(雲綱)

  剩下的抱怨說話在雲雀只留下要他等待便驟然停止,綱吉努努嘴,氣上心頭的感覺真不好受。雲雀突然走進他的辦公室好像是有什麼東西忘了拿。綱吉在門外稍等了一會,頭腦總算冷卻了下來,想起了剛才自己激動地說了什麼,一臉蒼白。   剛才那番話不應該是見習護士對著他的上司說吧……?啊啊,他到底是那根神經線交接錯誤,會吐出這種不經大腦說出口的話啊!   雲雀醫師沒有生氣吧?絕對生氣了吧!雖然剛才他一味顧著說完全沒有看過雲雀當時的表情,但是根據雲雀那容易猜測到的性格也知道他沒有可能不生氣!好了,那麼這份工作也泡湯了對吧!醫師一定是進去寫解僱信了,不,我根本還不是正式護士所以連解雇信也不需要吧?   腦海一味思考著一會雲雀出來要怎麼道歉的綱吉,不斷地在雲雀的辦公室門前來回走動。   無法靜下心來思考,腦海根本就一片空白!!   「請問……這位護士小姐……」   ──不是吧又是這樣?!   「呃……是的!」   綱吉嘴角的笑容明顯在抽搐著,額角也露出青筋。他禮貌地擺出職業的笑容。   「請問洗手間要怎樣去?」   沒想到居然是問路,而且洗手間跟這邊完全是相反方向。這個人到底有沒有看指示路牌啊。   「那邊直行轉左……轉左、轉左………呃……」轉左之後呢?   「嗯?轉左三次就到嗎?我明白了。」在綱吉正要翻開手中的地圖在上面尋找這層洗手間的位置時,那個人已經逕自誤解了綱吉的說話轉身離開。   「咦?等、等一下!不是啊!」   綱吉連忙跑上前追上那個已經遠走的人,繞到他的前方用身體攔住他的路,抬起頭,褐眸對上那雙異色眸子,驚訝得發不出聲音。   「嗯?怎麼了嗎?」對方的笑容因為綱吉臉上出現的錯愕而擴得更大。   ──這個人………   在看到那藍色的奇特髮色後,綱吉愕住了。在回過神來的同時拉開了一點的距離再審視對方。   藍色的髮絲,修長的身形,還有那隨處可見的病人服裝。   ──是之前好心扶他一把的人!   雖然有預感會再次在醫院碰面,但是沒想到這麼快便再會。綱吉漾起了愉悅的笑容,向男人彎腰道謝。   「上次真的很感謝你!」   「嗯?」男人半瞇起雙眸,好像不能理解綱吉的說話,接著才記得什麼似的驚訝地猛盯著他,害綱吉渾身不自在。   「你是上一次跌倒的護士?」   「嗯,是的!都不知道要怎樣答謝你才好……」   綱吉搔著頭,男人盯著陷入了沉思中的綱吉,看來那並不像是他隨口說出來的客氣說話,是真的想要回謝他的幫忙。   異色的眸子閃過了一抹詭譎之色,嘴角的弧度越加上升,腦子中不知道盛了多少鬼主意。他突然走到綱吉的身前,一手輕勾起他的下顎,另一手則放在他身後環抱著他。   「咿咿咿咿────?」頭部被人惡意地抬起,綱吉與男人形成了俯視的姿勢。他驚慌地想要掙開對方的懷抱,可是徒勞。   「綱吉君不是想要答謝我嗎?來,讓我告訴你方法吧……」   男人加深了箝制住腰部的力量,把綱吉拉得更貼近胸前。感受到懷中人的掙扎,他卻樂得更深,剛才放在他下顎上的手現在已經滑到綱吉的大腿上不斷的來回撫摸。   嗚哇哇哇哇哇哇哇───他他他在幹什麼啊啊啊!!!   張口嘴巴卻驚訝得發不出聲音,只有在內心無限地吶喊。大腦也因為過度的驚嚇而沒空思考為什麼那個人會知道自己的名字。綱吉的大腿傳來好像被蟲咬的觸感讓他馬上起了雞皮疙瘩。   「呼嘻嘻……啊,我好像還未自我介紹呢,我是六道骸,請永遠地把這個名字記住喔。」   誰會永遠地記住啊!!   六道骸那不安份的手好像有向上摸的跡像,綱吉聽到那個自我介紹差點沒哭出來:「放、放開我!」   「你們在群聚什麼?」   「哎呀呀……」即使感覺到身後不斷在攀升的熊熊怒火,骸面不改容地仍然抱綱吉抱在懷裡。   「雲───嗚嗚唔唔?」綱吉的頭被人大力地壓住,臉龐整個貼在骸的胸口前,那未說完的名字也變成了嗚咽的聲音。   「群聚,咬殺!」 =END= 後記: 終於骸大人也在這章出場了,寫到中途懷疑這篇文的標題有沒有寫錯(被毆 情敵出場才能夠令委員長正視自己的心情呢 最近依戀寫得很順呢,下章是三巴混戰開始!(誤 最後,看完請別吝於留言喔(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