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2276

    累積人氣

  • 34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REBORN]這個頃刻(骸綱)

  踏足的仍然是那片土地,晚上潮濕的空氣黏在皮膚上格外讓人感到不舒服,草地也因為連日來的大雨而變得濕滑,骸的皮鞋踏到水溝,污水濺到褲管上他也絲毫不覺。   以黑夜為背景的黑曜森林,以細碎的腳步聲作為陪襯,骸再次回到了這個地方。   ──兩人初遇的頃刻,最初的場所。   骸想過這個是不是自己思念他的唯一行徑,他一次也沒有到那個人沉睡的地方,相反每晚失眠的時候卻總是往這裡跑。   他痛恨那個會隨著時間流逝而一起變得朦朧的記憶,因為實際兩人相遇的位置他已經忘記了。   茫然的腳步聲在森林裡徘徊不去,沒有目的地,就算有要抵達的地方也沒有想要做的事。   每天也是如此地度過,好像變成了一具行屍走肉的玩偶。   有人說,要到失去了之後才懂得該物件的珍貴。   其實,是因為在失去之前你並沒有發現那個人對你的重要性。   「很想你…………」骸嘴裡不斷輕喃,重複著現今唯一的願望,也是永不能再實現的妄想。   「骸?」   「──綱吉?」   森林的前方,骸看到了他的身影。年輕的身影很虛幻,褐髮飄逸在空氣中,好像快要消失般的存在。他的小手扶著樹幹,向骸投向不是驚愕而是擔憂的視線。   要是現在骸身上有鏡子的話,他會毫不猶豫地掏出來照一下他右眼的數字是否轉變為”一”,不然怎麼會看見幻覺?   「哈哈哈哈──是幻覺嗎?沒想到我會有墮落到對自己使用幻術的一天……」   骸崩潰般笑了,笑聲不斷自他的口裡不斷溢出。綱吉皺起眉,踏出步伐接近了他。   「骸,你先不要理會我是不是幻覺。」幻覺的綱吉對痛苦得彎膝跪在地上的骸伸出了手,骸沒有領情挪開視線。   「無聊,為什麼我要聽一個幻覺的說話?」幻覺的綱吉想要碰骸的臉頰,卻被無情地甩開了。骸抬起頭的時候看到那一臉受傷的眼神,表情變得更難看,馬上又低下頭。   要是幻覺是他在無意識間發動的話,不理他遲一點便會自動消失吧。   只要闔上眼、遮著耳,那就什麼也不知道。   雖然很不像他的作風,但到現今還顧什麼面子。   該死的幻覺,跟綱吉長著同一張臉!要不是那個模樣明顯是年輕時候的樣子,他差一點就會被誘惑,撲上去用把他溶入身體的力量擁抱他。   「骸……」   「不要跟我說話。」   良久,幻覺沒有再發言,森林重歸靜謐。自己的拒絕和不信任成功,幻覺終於被解除了,剛才惡趣味的鬧也終於要結束。   應該是這樣才對,但是────   幻覺哭了,擁有一臉童真的幻覺竟然在他面前哭泣。帶給他的刺激就宛如在他惡意欺負綱吉之後看到的那張哭臉。骸竟然慌了陣腳──   「你……」   想要安慰他又不知道要說什麼,思考要說什麼的時候又想起眼前的只是單單的幻覺,骸陷入了困窘中,只有幻覺綱吉的淚水仍然撲簌簌地落下。   「嗚……因為擔心你所以再次回來……骸是個笨蛋。」被淚水濡濕的臉龐的綱吉嗚咽著開口,因為哭腔導致說話口齒不清。   會這樣哭,這一點的確很像澤田綱吉本人呢。   這個念頭在骸的腦海出現了不到一秒馬上被驅逐,要是連他也承認這個幻覺是本體的話要怎麼辦?   「別再哭了……很吵。」骸的嘴巴還是不受控制地理睬他,態度上表明了對他的不滿。   幻覺綱吉真的沒有再哭泣了,但是兩行淚痕仍然清晰可見。他的眼裡突然閃過一個驚嚇,還輕聲的喊了出聲。   「……已經沒時間了。」幻覺綱吉惋惜地望向骸,臉上流露的滿是不捨。   「你到底是誰?」無法阻礙自己懷念,但也不能全盤否定眼前的人。這個幻覺跟普通的幻覺有所不同,他發現自己好像真的陷入了他的”有幻覺”裡。   「骸……你不是有話要對”我”說嗎?」幻覺綱吉……不,綱吉破涕為笑等待著骸的回答。   ──有話,想要跟綱吉說。有想要傳遞的心情,本應不能再傳達到那個人的說話。   「綱吉、我……喜、喜歡……」   「很喜歡你,很愛你,一直、一直都……」   明明是如此簡單的說話,為什麼在之前就不能坦率地說出口呢?   「嗯,我就知道骸會這樣說。」綱吉走上前,主動踮起腳尖,在骸的臉頰上親了一下。   「嘻嘻,如果親嘴的話”你”知道了之後會生氣吧。」   ──原來如此。   骸在瞬間頓悟,眼前的人不是幻覺,也不是他已失去的綱吉。   只是來自過去的他。   「透過夢境能夠再次看見骸,真的太好了。」   綱吉的身影開始變成透明,不只綱吉,就連他們四周的森林的景象也開始褪色,強烈的光線充斥著視覺,骸半瞇起眼睛。   「綱吉!不要走!」   「答應我,骸,不要再頹廢下去了,這樣真的一點也不像你呢。」   「……」   「記住現在這一刻,就足夠了。」   ──即使忘記了相遇的瞬間,但也請你要記住現在這個頃刻。   綱吉,他的綱吉也曾經說過,相似的話。   「嗯……」眼角滑下的是什麼也不重要了,拼命地凝視著綱吉的臉龐,要把他永遠刻在記憶的深處。   從睡夢中醒來,你的身影已經不見。外面仍然是那片天空。   伸出手,什麼也抓不住。   旁邊空出的床位誰也不在。   然而我仍然清晰記得,我與你在一起的每一個瞬間。   即使你不在,我仍然能夠看見你。   這個頃刻,只屬我們兩人。 =END= 後記: 雖然說是與雲綱「那個頃刻」是雙子文,但是內容卻毫無關係呢(汗 為什麼最近寫出來的骸綱都是這麼深情呢? 話說我又想要開骸綱的架空長坑了(被毆飛 不過我家的雲綱比骸綱受歡迎很多啊- -+ 骸綱腔你們在哪裡啊?(揮手吶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