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2276

    累積人氣

  • 34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REBORN]聽從(山獄)

  靠不會吧!他只不過是想給他一點教訓,他可以向天發誓並沒有瞄準那裡的意思!是那個笨蛋運氣差而已!   視線轉向山本那明顯在忍耐對男人而言說是最大痛苦也不為過的模樣,獄寺的臉上難得出現了一絲的歉意,但他很快便挪過目光,把頭枕在枕頭上。   哼,活該!誰叫他敢打擾老子睡覺!   「痛……獄寺、獄寺──」被踢中的地方還在隱隱作痛,但山本明白獄寺不是有心踢中那種地方,他不會介意這點小事,相反他現在在意的是獄寺身體狀況。   剛才的一踢,獄寺炙熱的體溫也跟著傳遞了過來。   「喂,獄──」   話音都未落便再度被踹了一腳,這一踢比起之前更用力,今次踢中的是腹部。   「吶……隼人……」   硬的不行就來軟,山本把腹部傳來的痛覺趕走,大腦的每一個角落都是想著獄寺,真的好像不覺得痛了。接著他爬上比單身床較為大一點的床去,形成把獄寺壓在身下的姿勢。在他還未來得及說話的時候就含著他的耳垂。   「喂你這混帳要做什麼!」   「獄寺你喝了酒?」想要無視耳際懾人心靈的呢喃,但發現自己無論如何也沒法無視,嘴巴更逕自地張開回答:「只喝了一點……」   今天彭哥列內部有舉行小型的宴會,這點山本也透過綱吉理解過了,不過好像因為只是小型的宴會,並不需要全體守護者到場。而獄寺和他便是被留下來的其中之二──應該是這樣沒錯。   「你不聽我勸阻參加了宴會?」   事實擺在他面前不到他不相信,現在兩人的身體如此靠近,山本輕易便嗅到獄寺身體上除了他所熟悉的體香外還有一股酒味。不過並不濃烈,由此可見獄寺說的「只喝了一點」並不是謊話。   「因為……」重複了那兩只字好幾次仍然沒有下文,山本知道獄寺在顧慮什麼,乾脆接著他的話說道:「因為不放心阿綱?」   「………才不是!只是不想聽從你這傢伙的命令而已!」   獄寺轉過身想要踹他下床,無奈動作被一眼看穿,山本用腳輕易的把他雙腳箝制住了。   「喂靠太近了!要說話給我滾去一邊說!」全然沒有這裡是山本房間的自覺,獄寺惱羞成怒大喊,剛才的睡意全都被山本趕跑了。   「獄寺仍然是那麼不坦率,明明是怕我吃醋…」直接跳過剛才獄寺的說話,相反山本笑得一臉開懷,把獄寺的可愛反應全收眼底。   「老子我啥時候會怕你吃醋啊!」要不是他的房間現在正被某只蠢牛因為眼睛發瞎而佔據了,他也不用跑過來這邊睡啊!   「好、好,獄寺你什麼也不怕。」山本敷衍地隨便回應。接著他幾乎把自身的重量全部壓在獄寺身上,用手撩起那件阻礙的衣服再把手竄進衣物的裡面,撫摸著潤滑的肌膚。   「喂!不要給我得寸進尺!我讓你壓但不代表你可以繼續做下去!」   「哈哈哈,原來獄寺你想我繼續做下去啊?真對不起我沒有考慮到獄寺的情況,本來還想要忍一下的……」   「靠你一個人在說什麼鬼話!」   「吶……隼人……」山本的嗓音忽然變得一本正經,臉上輕挑的笑容也悄然不見。   怎麼覺得這傢伙每次喚他的名字也不會有好事發生?   「不管你怎樣求我今晚也絕對不行──」   「好吧,我會聽話今天不會對獄寺你做什麼。」沒想到對方會這麼乾脆答應,獄寺挑起眉,懷疑山本會有什麼企圖。   「……所以獄寺也要聽從我……」山本停頓了一下接著才說:「不要再喝酒了,你的酒量不是太好,而且酒精傷身。」   ──你管我老子喜歡幹什麼屁要放多少個也要問過你?   沾到嘴唇邊的說話無論如何也說不出,獄寺挪開了視線,用著幾乎要聽不見的聲量低喃:「就聽從你一次……」   得到了滿意的回答,山本抱著獄寺又親又蹭,惹得某人再次出腳,伸了他下床去。   「我雖說不會對隼人做什麼,但我想和隼人一起睡……」   「去你的發夢!」   是誰說聽從只可以是單方面的?   服從於你,也請你相對地,聽從於我。 =END= 後記: 以下的說話是對小雪說的: 在MSN裡來不及說的,現在也補上來了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竟然到最後的最後電腦還是被佔用了 明明在走的時候說了會回來的,會在9點前回來的 但是最後還是要到10點才可以再碰電腦 這個時候已經發現你不在了,這篇文打到最後好像已經變到沒有意義了 雖然小雪在現在看不到,但是希望你在看到這文的這刻,會想到還有我們想念你 認識你只有數個月,但這種捨不得的心情竟然會揪痛著心的某處 每天我們聊天的記憶仍然會存在我內心,和小雪和小檬一起聊天,真的好快樂 吶,要回來喲,小雪 我們一直會等你的,一年的時間真的很長,可能會改變了不少 但,這份心情仍然不會變的 明年再見了,要是可以的話可以容許我任性說一句嗎? 「希望在明年來臨之前可以看見你。」 第一次寫山獄感覺不是找得很好 而且時間上還很趕,可能會讓你失望,但還是希望你喜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