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4094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彈丸論破2]調派申請(狛日)

 
 
  「不!這是要怎樣冷靜啊日向君你…──!」
  總算察覺到視線聚集到身上的視線左右田驟然噤聲,他打哈哈的笑了數聲便裝作若無其事地坐下來。然後瞬間表情嚴肅地湊近日向創:「這是真的啊?可惡啊真讓人羨慕妒嫉怨念恨啊你這傢伙!」
  「哈啊?!」
  「什麼啊?日向你還不明白?沒想到日向你是那種外表看不出的純情呢!明明在更生程序裡那麼的受女性歡迎啊。」
  「……抱歉,我真的不知道剛才我說的那段話到底哪個地方讓左右田羨慕啊?」
  「我說啊你說的那個總是傳短訊道早晚安和閒聊的女生分明就是對日向你有意思啊!我還想反問你有什麼好煩惱的啊果斷地上吧混蛋!可惡我都沒有女生主動找我交換郵箱地址啊為什麼偏偏是日向啊……還問我有什麼好羨慕的……」
  「…………是………嗎?」
  「當然是啊!」
  那個人可是男的啊男的啊左右田!我一次都沒有說過那個人是女生好嗎!看你要是知道那是同性還會不會羨慕妒嫉怨念恨啊!
 
  沒辦法,依靠非當事人的左右田把事情的始末說清楚的要求實在有點過高。
  事情是這樣的──
  在支部出入時,日向和某個任職保安的未來機關人員常打照面而有幾句閒聊。某一次對方提出交換郵箱的邀請,日向想著就當是當朋友的開始沒有多想就接受了。
  可是,日後的發展卻讓日向十分後悔當初的決定。
  對方一直都用訊息轟炸他。道早晚安想必然有,平時還會一直問”吃了飯沒””工作忙嗎?””下班了嗎?”的短訊給他。
  雖說對方沒有任何的惡意,可是實在有點滋擾。但是始終是出入都會碰面的人,所以日向出於禮貌都有一一回覆。
 
  如果只是停留到這個地步,日向還能對自己說是多心而已。
 
  直至對方總是問要不要一起下班,和請日向吃早晚飯時,日向才後知後覺感到違和感。與對方的關係事實上還不能稱為朋友,只不過是點頭之交的程度,卻提出這種邀請感覺就好像泡女…──
  思忖馬上打住,日向已經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對方是男性,而我也可是男的啊好嗎!? 
 
  一直拒絕對方”好意”的同時,日向煩惱了大半天到底要不要告訴狛枝。但還沒告訴他已經能清晰想像狛枝”日向君其實是超高校級的婊子吧?隨便交換聯絡方式自作自受呢”對他的調侃。
  狛枝以外的人選,最先浮現在腦內便是左右田。
  沒想到他自認為糾纏日向的人的性別,日向也沒能找到機會糾正。結果,左右田沒法給予實質的好建議。
  「唉……感覺好像在原地打轉了。這種事想拜託果然左右田不太行啊……」
 
  “為什麼不直接說已經有戀人了?”
  一把冷冽的聲音猛地傳出來。日向愣了一下,然後馬上意識到聲音是在體內直接響起的。
  神座出流。
  超高校級的希望。
  他的意識仍然有部份殘留在日向創的腦內。起初對於神座的意識多半還有點忌諱,可是當日向認知到對方沒有”惡意”後,便卸下了戒心。
  畢竟日向創便是神座出流。
  「嗯,可是我怕說了後會引起更大麻煩。」
  日向開始以不會引起周邊人們注意的音量與神座交流意見。日向並非沒有想過把狛枝的存在說出去,可是他並不想讓對方誤以為他有”女”朋友,但又不想向不熟悉的人解釋狛枝的存在。
  “那個白髮傢伙只有這個用處吧。”
  「用處什麼的……狛枝不是物件啦。」
  “哼。”神座冷哼了一聲,雖然看不見表情,但日向可以想像到那張無機質的撲克臉上顯露出的不耐煩:“真是無聊。”
  「……真是倒大楣唉為什麼偏偏是我啊……」
  “……”
  神座沒有再搭話,看來似乎真的覺得太無聊躲回去了。在整理室裡把需要的文件都整合好後,正想離去的日向聽見手機傳來收到訊息的通知鈴聲,深深嘆了一口氣。
  ──又來了嗎。
  直接無視好了?不…無視之後訊息還是會源源不絕地傳來。
  那麼只好打開來看了。
 
  「我看看今次又是什麼?」日向把文件夾放到地上,掏出手機點開剛收到的訊息,可是當看見寄件人的名字時,剎那間呆了半晌。
 
  他嘀咕著螢幕上顯視的姓名。
 
  「………狛枝?」
 
 
 
 
###
 
 
 
  迅速把今天的工作完成,可以準時下班的日向急速地離開了工作地方。到達支部的大堂時,果不其然一抹白綿花似的輕飄飄的腦袋便撞入眼簾。
  日向瞠大眼睛地看著朝他走過來的狛枝凪斗。
 
  「狛枝?!為什麼你會在這裡?!」理應在第十支部工作的現任戀人居然會在,日向滿臉寫滿了疑問:「是被誰召回過來的?」
  「啊哈不是喔。我是來接日向君下班的。」
  「喔喔……誒?!接我下班?時間上你怎麼趕得上的?!」
  「當然是申請外勤任務了。先不要說這些吶吶日向君晚飯想吃什麼?我請吧。」說罷,狛枝便挽住了日向的手臂。
  ……這人真的是狛枝?才沒見兩天怎麼黏人程度像換了個人似的?!
  「不……所以說你為什麼…」
  「──那個畜生是誰?」
  「誒?」
  「當然是指那個糾纏著日向君的畜生啊。是他嗎?還是旁邊的那個他?啊啊都是黑西裝黑墨鏡看起來大家都長一個樣子啊?吶吶日向君快點告訴我是誰吧,放心我不會對他做什麼的暫時呢哈哈哈────」
 
  為什麼狛枝會知道?!是左右田他?!不……以左右田和狛枝的交情這個可能性較低。可是我這件事就只有左右田一人知道……不等等喔!
 
  是神座嗎!?
  趁我睏的時候取代了我傳了短訊給狛枝吧!?
 
  「狛、狛枝!太近了太近了!四周好多人在看著啊!」
  「日向君不告訴我是誰的話……我不能保證會對日向君做什麼事喔?」
 
  狛枝邊說邊蹲了下來,以曖昧的姿勢抱住日向雙腿,抬起眸子含笑地凝視著開始慌張起來的日向:「然後現在還是”這樣的”程度,接下來我會保持這樣的姿勢,慢慢的向上移動。要是日向君還是守口如瓶的話……」狛枝把臉頰貼在日向的胯間處,用修長的指尖描繪出還沒有抬起頭的分身形狀,嘴角勾起一抹邪佞豔麗的笑容:「日向君的”這裡”就會…──」
  「住手啊啊啊啊饒了我吧─────!」
 
  “哼,無聊。”
 
  翌日,狛枝迅速地向機關提出支部調派申請書。自然路人甲(男)對日向的騷擾也驟然而止。至於是什麼原因,日向阻止自己深究下去。
 
  事件完美解決,可喜可賀(?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