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4094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暗殺教室]不過是妒忌((業渚)

   「………喔?」
  驀地,周邊的空氣赫然一變。長期在課後接受烏間老師的暗殺訓練,幾乎3E班的全體學生在一定的程度下,對殺氣的敏感度已較一般的中學生為高。
  所以察覺到赤羽業在一瞬間散發出不是普通的中學生擁有的冷冽殺氣,對他們而且並非是難事。這股氣魄徹底震懾了他們,沒有人敢哼半句聲。
  潮田渚似乎是當中最鎮定的一人,明明是直面這股不尋常的殺氣,他僅僅是露了不解的表情回望著緊緊盯著他看的赤羽業。相較起潮田渚,一旁的杉野被嚇得不輕,早已經臉色發青了。
  等等,剛才我說錯什麼話了?
  杉野的內心正在天人交戰怎樣斟酌用詞道歉前,赤羽業已經收起投向潮田渚的目光,剛才的殺氣騙人似的,消聲匿跡。
  他的嘴角如常牽起一抹輕浮的笑容,緩和了被他搞成繃緊至極點的氣氛。
 
  「渚君也蹺掉吧,一起商量下一個暗殺計劃吧?」
 
  雖然不知道說錯了什麼讓紅髮少年啟動了開關,但沒有被追究,杉野還是暗暗鬆了一口氣。他果然不善於和赤羽同學相處啊!
 
  被赤羽業逕自丟進蹺掉名單裡的潮田渚,察覺到那對赤眸一閃而逝的黯然,使他內心湧起濃烈的不安,至今仍然揮之不去。
  面對赤羽業的邀請,他沒有回應,只是淺淺朝他一笑。
  那抹彷彿深不見或的黑暗,祈求只是他看錯了。
 
 
 
 
###
 
 
 
  微微睜開水藍色的雙瞳,率先映入眼簾的光景是傾斜的木地板。不,傾斜的不是地板,而是──他。
  為什麼我會在躺在地上?剛才我預備和茅野他們會合,一同下山前往本校舍參加體檢為止的事還有記憶,然後……然後……啊喇發生了什麼事?
 
  意識模糊不清無法思考,潮田渚命令大腦運轉下去之際,後腦勺痛得他半瞇起了眼睛。
 
  「醒了?」
 
  一把與狼狽的他截然不同的輕快聲音,從上方輕輕飄來。捂住後頸的潮田渚猛地抬起頭,便對上一雙炯炯有神的紅瞳。
  確定除了後頸的疼痛和麻痺的雙腳外,身體並沒大礙。潮田渚便撐起身體站起來,緊緊的瞪著從剛才為止一直俯視著他的人。
  在看見這張不可一世的笑臉時,潮田渚頓時想起那段因強烈衝擊而短暫性被他遺忘的記憶。
 
  「看你的表情,應該已經想起來了吧?」
  「為什麼?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業君。」
 
  潮田渚的聲線透出不解與淡淡的悲傷。他認識的赤羽業,是個愛好打架的好勝少年,可是即使是這樣的他,卻從不把暴力施加在他身上。潮田渚逕自認為這是因為他認同自己,是可以信任的夥伴──直至剛才為止。
  剛才那個在走廊趁他沒有為意時,從後襲擊他的人,正正便是赤羽業。沒錯,是他大意了。對理所當然在身邊的赤髮少年卸下了防備和警戒,才會那麼容易被下手。
 
  「別看我這樣,我可是手下留情了哦?」
  以為赤羽業全然沒有對自己做出背叛好友的行為有一絲愧疚之色,接下來少年的話和舉動卻將他幾秒前的那份漠然徹底推翻。
 
  「抱歉,因為渚君比我想像中更加固執嘛,怎樣也聽不進我的話,所以在情急之下,唯有用這樣的方法阻止你了。」
  他伸出手,繞過潮田渚垂落在肩上的髮絲,輕觸了剛才他手刀落下的位置,然後不失溫柔地揉了兩下。嚇了一跳的潮田渚猛的縮起脖子,當察覺到他的觸碰沒有惡意時,就任由他摸了。
 
  「還痛嗎?」
  他輕問,另一隻手憐愛的在潮田渚的臉頰上輕戳。天知道他在決定下手的時候有多糾結,甚至因害怕藍髮少年倒地的時候會撞到腦袋引起腦震盪,在倒地前千鈞一髮捨身護著他的頭部。
  「…………業君讓我在同一個位置上打一記手刀就會知道了。」
  「哈哈,可以喔,這樣做渚君能夠消氣的話。」
  「我沒有生氣。」
  「臉頰都漲成這個樣子了,還說沒有生氣嗎?」
  「吶,業君。」潮田渚敏銳的察覺到赤業羽為了回避一個關鍵的問題,而想盡辦法讓他溺斃在他的溫柔裡。
  所以,他不答反問:
  「為什麼,不惜做出傷害我的事,都要阻止我參加體儉?」
  面對潮田渚的質問,赤羽業罕見地沉默,潮田渚當然不會錯失這樣一個機會,更是緊咬不放。
 
  「為什麼?」
  「──渚君覺得沒有問題?」
  「什麼問題?」潮田渚皺起了眉。
  「……喔?原來渚君真的沒覺得有問題啊?」
  「我聽不懂你在說……哇──!」
 
  赤羽業按住潮田渚的肩膀,把他的身體板向前,恰巧撞上一旁的儲物櫃,打斷潮田渚的發言。
  現在體檢已經開始了。在深山裡的這一所教舍裡,除了有預謀蹺課的赤羽業,和被強制蹺課的潮田渚外,誰也不在了。烏間老師和碧琪老師則負責帶領3E班一同下山,剛才他也已經確定殺老師偷偷的跟了過去。就結論而言,他們就算在這裡發出多大的聲音,都傳不進任何人的耳朵。
  這讓赤羽業萌生了尚在發育的男孩子誰都會擁有的邪念。
 
  「──既然,渚這麼想身體檢查的話,讓我成全你吧。」
 
  赤羽業把潮田渚壓在儲物櫃和自己之間,低語落在耳畔,他的嘴唇近得似是要貼上他的耳朵。他的氣息使潮田渚背脊一寒,嚥了唾液仰望身高佔了決定性優勢的人。赤羽業回望他時嘴角揚起一抹邪佞的微笑。
 
  他的夥伴在什麼時候會露出這樣的表情和微笑,曾經切身體會的他清楚得不需要言語點明。潮田渚下意識要逃,然而活路早就被看穿他的赤羽業堵住了。
 
  「怎麼?害怕了?也難怪呢,我的那個可不能和針筒的大小相提並論啊。」赤羽業落在耳邊的輕笑以及吸氣時的氣息搔癢得他感覺怪怪的。
  「業君……別開玩笑了。」都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潮田渚可不會蠢到聽不懂赤羽業企圖做什麼。
  媽啊這個人到底是怎麼了!?這裡是學校啊?是他們的課室啊?!
  「你覺得我像開玩笑麼?」赤羽業把潮田渚雙手交叉疊在一起高舉到頭上,不容分說的扒開了潮田渚的制服,手不安分的在每一寸的肌膚上留下專屬的指紋。像小蛇一樣愈往愈上的手噙住了胸前的兩顆鮮粉色的紅梅。
  「等等,業、…君笨、唔…──」
  「嘿,只是被撫摸了上身,這裡就變得這麼厲害了?」
  「……嗚……夠了──!」
  「誒,竟然打算用殺殺老師特製的小刀自衛嗎?會見效嗎?」緊緊捏住潮田渚握住小刀的手腕,對於預料之外少年的反抗,赤羽業非但沒有生氣,反而樂在其中。
  ──當然,不會見效。
  微啟的嘴唇無聲地說道,握著刀身的手逐漸不再使力,刀柄從掌心滑落。察覺到自己的視線無意識追著往下掉落的武器,赤羽業深感不妙,馬上收回視線,也已經趕不及了。
  下一秒,寂寥的課室裡響起一起清脆的拍掌聲。
  「──!?」
  他的大腦神經瞬間被麻痺。沒想到這招必殺技會有用在自己身上的一天來臨。看來渚君他真的相當抗拒在課室裡做。
  儘管沒有第二把武器的潮田渚無法展開反擊,不過他的目的已經達成了。在赤羽業動作停頓的瞬間,他成功逃出了紅髮少年的箝制。
 
  「業君,是時候告訴我了吧?為什麼強制不讓我參加體檢?」已經整理好紊亂的衣服,潮田渚好整以暇地看著赤羽業捂住半邊臉,努力想讓麻痺的意識恢復。
 
  「………我不想讓人看見渚君半裸上身,絕對不要。」
  「……誒?」
  「除了我以外,誰都不可以。渚君想看我大開殺戒的話,儘管可以試試?」
  「…………等、誒?!」
 
  所以,這是……那啥……
  妒忌?
  業君他?對我?
 
 
 
  怎麼辦,殺老師。
  我好像不小心發現了,喜歡的人意外的一面啊。
 
 
 
 
 
--
後記:
 
業君生日快樂!!!
擼不出肉來的我要捂臉撞牆了!!!!(跪)應該說這篇賀文原本便沒有打算想要擼肉的,只是不知不覺寫下去的時候這兩只氣氛好得不能再好,結果……結果……結果我還是住手了(誒
想要看看因為渚而瘋狂地吃醋妒忌的小惡魔www 真是的到底誰才是小惡魔啊wwwwww
明年的一月便有新一期的暗殺教室看了!一想到又可以看到會動的殺老師和業渚便好興奮w
最近連載是快要完結的節奏呢,好不捨啊QQQ
這邊是默默的萌著業渚的小星
感謝閱至此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