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得寸進尺(伏八)(2015伏見生賀)

   「感謝您的惠顧!蕃茄醬野菜薄餅套餐一客!誠惠您一千五百Yen。」說出了一個偏食的藍髮少年聽到都會感到噁心的薄餅名稱,八田美咲得意洋洋的揚起惡作劇的笑容。
 
  預期中的吐槽以及咋舌聲並沒有傳入耳際,靜悄悄的宿舍內空無一人。
 
  「……不在嗎?連門都不鎖就走人,青組的傢伙都是一個樣的?」八田美咲把早被壓扁了的薄餅隨意丟在地上,踏進宿舍圍視了一圈那沒一如既往跟主人一樣讀不透的房間品味,八田美咲覺得百無了賴打算找個地方坐下來,視線卻馬上被一件物件奪去。
 
  ──猿比古的佩刀。
 
  佩劍與青組制服的外套都被隨意放在一旁。似乎在稍早的一段時間正在經過主人的打磨,佩刀從劍鞘分離,刀身在光線的照射下鋒芒畢露。
 
  「那傢伙在整理裝備嗎?整理到一半跑去哪了?」
 
  一直看青組不順眼,對青組所分配給伏見的佩刀更是礙眼得不得了。然而無視八田從心底浮現出的複雜情緒,大腦在那一瞬間冒出了藍髮少年將劍從劍鞘拔出,對他揚起的好戰,更多的是挑釁的微笑。
 
 
  說起來,青組的班傢伙,在拔出武器之前都高喊自己的名字和什麼奇怪的口號才亮出武器吧?小學生嗎?那算是自我介紹嗎?太遜了吧!
 
  居然連猴子那傢伙也一起喊,還以為這麼彆扭的鬧劇他是死活都不會參與的人。
  想至此,他像著魔似的在回過神來的時候伸出了手,握住劍柄。體內屬於赤之王的赤色火焰在八田碰到柄身時有點異樣的騷動,左胸前的契約紋身灼燙著皮膚。縱管如此,赤藍兩色的力量並沒有出現預期中的排斥反應。
 
  原因為何在並不是八田現在想要深究的事。他在腦內想像那規律地橫向排成一列的青組成員,以及那張不可一世的囂張臉孔,模仿他們的裝作把劍從劍鞘拔出,劍尖直指向天,置於胸前────
 
 
  「八田美咲、拔刀!」
 
 
  ……
  ……………
 
  我在幹麼啊?
  說起來不小心玩起來就碰了青組的刀,還把手弄髒了不是嗎?!
  算了……放回去吧。
 
 
  在他想把佩刀放下之際,身後突然傳來噗哧的一聲。
  被、被發現了?!八田全身僵直,被那聲笑聲嚇得不輕的他一個沒抓穩,伏見的佩劍便從掌心滑落到地面。
 
  扶住門板的伏見猿比古笑得直不起腰來,他背向八田美咲用手捂住臉,肩膀正在劇烈的顫慄出賣了想要壓抑大笑的人。
  八田美咲被抓個正著,想到對方把剛才的舉止全收入眼底,就羞愧得想找個洞把自己活埋算了。要是讓其他青組的成員看見,還能把對方直接揍到失憶了事。好死不死發現的是猿比古,這可以叫他怎麼辦啊?
  八田美咲忿忿地想,要不反過來把自己揍到昏過去失憶好了。
 
  「我我我我我………」結巴得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他數次深呼吸,說著一點都沒說服力的反駁:「嘖!只不過想說喊喊你們青組的口號感受有多奇葩罷了!」
  語調中透出的捲舌音,是八田美咲在動搖或是說謊固有的習慣。熟悉八田美咲的青年又怎可能沒有察覺。
 
  「哼你們吠舞羅的不也羞恥得不得了嗎?」伏見猿比古抬起臉,以一種高居臨下的表情俯視著比他矮上半個個子的棕髮少年。
  「真不知道是誰想出來的……什麼No Blood No Bone No Arm。」
  「Ash!」八田美咲幾乎是條件反射地糾正:「是No blood no bone no ASH!」
  ……咬字了。
  「嘖。」伏見猿比古撇了撇頭,亮藍色的瞳仁黯淡下來:「總之,各不相當吧。況且拔刀什麼的也不是我想叫才叫的……」
  「你管…──」
  尾音在途中驟然而止,八田美咲連忙把差點因衝動而脫出口的話吞回去。在伏見猿比古疑惑的視線注意下,他在心底默念了無數遍冷靜,不能因為這種猴子程度的挑釁而忘了最初的目的。
 
  來這裡之前,不是已經決定好了嗎?今日絕對不跟猴子鬥嘴。雖然實在很想把薄餅糊在愉悅踩著他底線的人的臉上,可是,唯獨是今天…──
 
  「那、那又怎樣……」
  「嗯?美咲怎麼今天這麼坦率?那長草的大腦總算開始成長了?」儘管不知道對方是什麼胡蘆賣什麼藥,伏見猿比古
  「你……!」差點就正中對方下懷了!八田美咲抿了抿快要被他咬破的下唇把怒氣平息:「哼隨你怎樣說吧。」
  居然沒有因為生氣抓狂嗎。
  再三挑釁美咲每日任務失敗的伏見猿比古,嘴邊那持續的笑容黯淡下來,徹底變回平時工作時,從那雙深淵的藍透出滿滿的不解。
  伏見猿比古開聲之前,把臉撇去一邊的八田美咲率先搶去了話題的主導。
  「猴…猿比古你今天有什麼地方想去?」
  「哈啊?突然說什麼我一會還要工作啊。」
  「……哈啊?都什麼時候了還工作?我幫你去跟那個冰山女王請假。」
 
  說罷,八田美咲似乎真的把自己視為可以在青組的地盤隨便出入甚至有權去找S4的副長淡島世理為伏見提出請假申請書,鼓起干勁地轉頭就要走。對美咲這種只要決定了的事就要貫徹始終的熱血性格已經無法再吐槽半句的伏見猿比古眼明手快地拽住他後脖的衣領。
 
  「美咲──」
  「幹麼啊?放手啦!」
  「你今天是怎麼回事?」
 
  今天的美咲實在是太過超出常規了。伏見猿比古甚至開始思考眼前的褐髮少年會不會是他通宵工作過後出現的幻覺,或是哪裡來的超能力者所做的可能性了。然而,這麼真實生動的美咲,又怎麼可能會是幻覺。
  伏見猿比古感受著八田美咲雖在掙扎,但並沒有全力反抗他而感到心情愉快,嘴角消失的弧度再次回歸,甚至相較剛才笑意來得更濃。
 
  「沒什麼啊!總之今天無論你這傢伙說什麼我都不會生氣!不會揍你!」
  「……今天限定?」靈敏的嗅覺以及敏銳的第六感使他很快就在美咲的話語中察覺到關鍵詞而反問。
  「當然啊!」只是一天強忍怒火都讓他有夠難熬了,怎麼可能每天。
  「為什麼?」
  美咲的回答已經讓伏見猿比古肯定了在心裡所作的假設。因此,他樂此不疲地慢慢引導令人憐愛的小兔子逐步地踏入陷阱……
  「嗯?當然是因為今天是猿比古的生日……啊……」
  「哦……原來如此。」
  伏見猿比古無視緊貼胸前的人因為惱羞成怒而開始使勁掙扎,他伸出手把掉進陷阱中的兔子,緊緊的摟住不放手。
  低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之際,八田美咲被驚得連掙扎都忘記了。
  「真的說什麼也?」
  「……你這傢伙別想得寸進尺啊!」
  「我喜歡你,美咲。」
 
  ……
  …………
  …………………哈啊?!!!
 
  由於實在是太想看八田美咲現在的表情,所以伏見猿比古如願地放開他,把聽到告白而整個人僵硬沒了反應的人扳過身子讓他正面看著他。
  伏見猿比古感慨地想說不定這是頭一年感到生日福利降臨在身上。沒想到能夠把埋藏在內心好幾年的情感溢出口,果然是因為和美咲的關係在尊哥死後沒有那麼僵的緣故嗎?
  看見果斷當機的突擊隊隊長還沒反應過來,伏見猿比古訕笑著,決定給予他最後的一擊。
 
  「──即使這麼說也不會揍我噢?」
 
  幾乎和伏見的尾音落下的同一時間,他便感受到右邊臉頰傳來的炙熱感覺。這種感覺似曾相識,所以他就算不用掙開眼睛也知道這是他美咲的拳頭。
 
  「真痛,剛才是誰說了不會揍我的?」
  「囉嗦!這是正當的防衛啊!」誰、誰叫你要說奇怪的話!
  「美咲這樣太狡猾了。」
  「都是因為你這傢伙得寸進尺啊!」不知道是害羞還是生氣,八田美咲連耳根都徹底紅了,他已經擺出了戰鬥的架勢,看來已經決定親自推翻
  「……哼,正合我意!」
 
  這樣的慶生也相當不錯。
  把體內青色的火焰集中在劍尖準備與早已經點燃了洪洪烈火的少年衝撞之前,他不由得這麼想。
 
  因為,在那裡的世界,就只有兩人。
 
  直至聽到打鬥以及興奮的笑聲而趕到現場的淡島世理出現阻止為止,伏見猿比古和八田美咲在男生宿舍的外圍忘我地打得天翻地覆。
 
 
 
 
--
後記:
猿比古生日快樂!!!!!!!!為了祝賀猴哥的生日寫了久違的猿美醬ww
二期一播簡直讓我在如期之內重投K坑了!!!!!!短短幾話已經有這麼多猿美醬的福利啊/////////////////
真的糖多到吃不完ww 果然K和猿美都是大坑啊(掩面
然後想了一想,這篇好像是我家的猴哥第一次跟美咲告白。我個人認為喜歡什麼都不用說用身體語言表達是一大的萌點,可是這個情況在猿美醬身上好像不太適用(誰叫猴哥要這麼作死明明可以直接HE都要嘴硬!)。但其實我每篇的猿美猴哥都在用全力在跟美咲告白無誤啊^q^
然後這篇一開始的梗原自於K二期第一話,不斷被赤青兩組的口語洗腦的我的感想(到底
猿美大愛!!(吶喊
那麼最後感謝閱至此w
 
<2015.10.24 10:48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