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K]退屈な日常(伏八、微慎)

   「猿比古──!你在發什麼呆啊?快跑──!」
 
  噪音,驀然驟止。
 
  「啊…………美咲?」
  回過神來的伏見猿比古用一張恍若隔世的臉凝視著拉扯著他校服衣擺的褐髮少年,那張熟悉的臉孔正焦急地回瞪著他。
  「嘖!快點!這邊!」
  八田美咲察覺到對方的腳像被黏住在地面上般一動不動,終於按捺不住牽起他的手,拉著他在人群的反方向奔跑了起來。
 
  他們的目的地是在不遠處的體育倉庫,沒有班級進行體育活動的現在,體育倉庫便為兩人提供了一個在學園裡藏身的好地方。將伏見用甩的推進去,拉上門上鎖後,八田才吁了一口氣。
  奔跑所造成的急速心跳聲音好吵耳,但現在的他根本就沒空閒去注意。他像一只氣炸了貓一樣,朝摔了一跤又剛好倒在體育軟墊上的伏見張牙舞爪。
 
  「我說你,到底在想些什麼啊?」
  伏見平時已經沉默寡言,在這種時候更加惜字如金似的沉默起來。過了半晌以為他總算願意開口的八田卻只能到這短短的回答。
  「……不,沒什麼。」
  「哪裡沒什麼!我問的是你到底為什麼要打破玻璃還跟人幹架起來啊?」
  「所以說沒有為什麼……」
  「回答我!」
  知道八田除非聽到他的回答,否則將會誓不罷休的問到底,沒輒的伏見輕嘆了口氣,只好直截了當地低語。
  「……是那傢伙不好,因為他調戲你。」
  「哈啊?調調調調調調戲────?」
 
  對伏見理所當然使用的那兩個詞彙過度反應的八田紅透著臉。在旁打量著八田的反應的伏見托了一下眼鏡,不禁心想真是童貞的反應啊,但並沒有說出口。似乎發現自己聲量過大連忙掩住了嘴巴,經過數次深呼吸後才反問。
 
  「對誰?對我?開什麼玩笑!怎樣看他都只看我不順眼來找碴罷了啊!」
  「這只是因為美咲你感覺遲鈍而已。」
  「誰感覺遲鈍啊!再說那傢伙什麼也沒對我做吧!哪來的調……調戲啊!」
  因為在意那兩個用字的八田刻意壓低了聲量,從剛過為止便將他的反應全收眼底的伏見,終於還是無法維持那張撲克臉,掩住嘴巴一聲地笑了出來。
  「混帳你還笑!」
  「……抱歉,都是因為美咲說了那麼多的調戲,不禁就噗……」
  「可惡!所以到底你不爽那傢伙什麼啊?」
  憋笑憋得臉都要紅了的伏見聽罷,笑意一下子就從他臉上消失了。只見他像被奪走了最心愛口味糖果的孩子似的,微微嘟起了嘴巴。
  「……那傢伙不是說了沒想到你這傢伙性格這麼壞,卻還滿可愛嘛?嗎?這不是言語調戲是什麼你說?」
  唔……好像真的有被這麼說來著?八田記得當時自己也聽得一頭霧水所以沒有怎樣往下追問。沒想到這卻成了今次事件的導火線。
 
  「……只……只是這樣?」
  「嗯。」伏見認真的臉上彷彿用筆寫上這已經很嚴重的事情了,八田看著都不禁傻眼,愣了半晌才回過神來反駁。
 
  「笨、笨蛋!這種程度就叫調戲的話,你平時不就一直在做了嗎?那我幾乎每天也可以揍你一頓然後將你送院不是嗎?!」
  「……是呢。」
 
  聽罷,愣住了的伏見突然笑了,笑得一臉無辜。馬上一陣熟悉的不好預感襲上,八田正想要往後退的時候手腕就被抓住一拉,然後失去平衡的身體自然而然隨著地心吸力往下摔倒。
  伏見穩穩接住八田,順勢地一同往後方的軟墊倒下去。將八田鎖在懷裡的伏見,在對方看不見的角度揚起了一抹只會在美咲面前浮現的壞笑,進而將頭在八田的左肩上靠攏,在他的耳畔輕聲低語。
 
  「──終於能不結巴、完整地發出調戲的發音呢,很厲害啊,美咲。」
  「……你把我當成笨……喂──!」
 
  話還沒完整說完,語尾就走調的緣故是因為原本在身下的伏見故意將他壓倒,由俯瞰變成被俯瞰的感覺實在不好。更甚是當在他喉結位置的襯衫扣子被解開,那白皙的肌膚立即被輕輕咬了一口的時候又忍不住破口大罵。
 
  「猿比古……!突然發什麼情啊你!」
  「都是因為美咲調戲調戲地連發,我都要忍不住想要親身示範給你看了。」
 
  伏見說話的同時帶著濃烈的笑意,邊調侃著八田,邊純熟地將第三和第四顆扣子也一拼解開。
  「哈啊?!現在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啊………」
  「嗯?嘴巴雖是這麼說,可是你不是已經有感覺了嗎美咲?抱歉吶,剛剛還說你感覺遲鈍,我要收回前言了呢。」
  「囉、囉嗦──!唔嗯……──」
  溫熱濕潤的舌頭在嫩滑的皮膚面上舔拭弄出羞人的水聲,舔弄的路線愈往愈下,埋首其間的伏見依戀不捨地沒有過分面前任何一寸的皮膚,在品嘗那兩顆小紅點的時候更利用貝齒輕刮、啃咬加以刺激。
  「啊唔……!不……唔嗯……別、別用咬的……!」
  「可是美咲不是很喜歡嗎?真不坦率……好吧就不咬,改為這樣──如何?」
  「嗯……!所以說夠了啊!」
  吸吮的聲音比起舔拭的聲音更響亮,因伏見的行為不禁嚇了一跳的八田的呻吟聲隨之提高,羞恥得想要找個洞鑽進去的他剛想要用手遮掩住嫣紅的臉之際,手腕便被拽住壓倒在軟墊上。
  眼眸因情慾被挑起而變得迷離,晃動了好一會才能慢慢聚焦。接著,八田看見一副好像快要哭出來似的臉。
  下一秒便被呼喚了。
  「美咲。」
  「嗯……?」
  「美咲,你還會覺得無聊麼?」
 
  八田沒有馬上回答伏見的問題,因為只要對上那雙夾雜著無法言喻的情感的眼神,他就會徹底動搖起來。他想要挪開視線,可是八田發現自己無法從伏見那熾熱的注視中抽身離開。
  「無聊……嗎。」
  與其說這是疑問句,倒不如說這只是對自己的反問。
  正如伏見所說的,自己一直覺得好無聊。對包圍自己的一切也無法衷心的喜歡、無法真正的投入、沒有一件事物能讓他感到燃燒起來的刺激。
  或者應該說,他覺得什麼也沒所謂。
  一開始會主動跟現在這位壓在自己身上的人搭話,大概最原始的起因都是出於感到的無聊而做點與往常不同的事而已。
  沒想到會被區區一隻猴子如此簡單地就看出自己的內心。
 
  「現在的話……還是會無聊啊,上學、聽課、作業等等……真是煩死了。」厭惡地舉例說明後,八田頓了頓接著說,「……但感覺沒以前那麼無聊了,拜你所賜,只要看少你一會,就會做出好像剛才那種出乎意料的事而要我幫你收爛攤子嘛!」
  自從認識了伏見,的確少了一層的寂寞感,也沒有像以往那麼多感到無聊的時間。而事實上,雖然伏見他什麼也沒有做、什麼也不說就只是待在身旁,但無聊的時候有人陪著一起的話,也沒以往那麼難受了。
  「這樣啊。」
 
  八田不知到底有沒有聽懂自己的話,他看進伏見的眼睛裡,剛剛那層陰霾也漸漸淡薄起來。伏見整個人像脫力似的伏在八田身上,他鬆開箝制手腕的力度,轉而緊緊握住八田的手,十指雙叉地重疊在一起。
  「等……猿、猿比古?」
  ──啊啊,太好了,我為美咲你所做的事,你還是有好好的感覺到啊。
  「猿比古你……你該不會是哭了吧?喂?」
  「待會要在我身下哭不成聲的人沒有資格說我呢,美咲。」
  「誒?等……!你真的要在這裡?不不不不────!」
 
  當他朝伏見瞄了一眼後,發現對方居然一邊用手扳開他的大腿、一邊微伸出舌頭在舔抵著自己的指尖。充滿色氣的畫面驅使八田腦充血似的激昂的情感在體內翻騰。八田覺得自己的眼睛都不知道要放在哪裡好了。
 
  「來吧,讓我們一起做更加有趣的事吧。」
 
 
 
  這樣你就不會無聊、不會寂寞。
  ──這樣你就不會願意離開我了。
 
 
 
 
 
 
END
後記:
 
 
年末最後的一篇更新就獻給伏八了wwww
……可是好像並沒有預想中好甜的感覺啊……(倒地
嗚哇我原先是想要挑戰那甜得要發膩的伏八中學時期甜文的啊啊啊啊!(抱頭
標題糾結了很久還是決定用上日文,無聊的日常,因為實在很在意原作13話中美咲的無聊和伏見道出背叛那時候所說的無聊,個人覺得是可以連在一起的。
明明伏見就在身旁,美咲還是覺得無聊,伏見會不會為了讓美咲不感到無聊而刻意做了好多好多事呢?
可是,想到最後真正能夠將美咲的無聊消失的人是赤王尊先生而不是自己的時候,伏見又會怎樣呢……
我想要表達的就是這種感覺。嗚嗚腦補的伏八真的可以好甜又可以好痛啊QAAAQ
然後這篇原本預定就是沒有肉的,那個疑似什麼的只是錯覺而已嗯wwww
至於K13話……後感什麼的已經在噗上吼過了,這裡就略過吧~
有續作什麼的實在是太好了TVT!!伏八太萌了(翻滾翻滾
然後這邊會繼續挑戰萌文和煮一下肉,不過預定將會收錄在與親友雪斗的合本裡去了wwwww
還有……1月火黑新刊的修羅啊………(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