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343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東京喰種]Trouble Maker (月金/全員)

 *金木研20151220日生賀,金木小天使生日快樂
*學園PARO
*月山先生只是一個吃貨,部份梗來源:喰種Radio4
 
 
 
 
Trouble Maker (月金/全員)
 
 
 
 
 
  金木研,上井大學國文系一年級生。擁有一頭黑髮、一雙黑瞳的他,總是隨身攜帶一本小說,認真閱讀的時候看起來是十足的文藝青年。
  這樣的他最近有一個煩惱。
 
  ──他被一個麻煩的三年級生纏上了。
 
  事情是這樣的。
  儘管金木研與青梅竹馬兼好友的永近英良總是黏在一起玩,但他們各自修讀不同學系,在上學、午飯以及放學以外的時間基本上也很難碰上面。在自己的國系上,金木研卻沒有特意與誰要好,或者應該說,喜愛閱讀的他,大部份的時間也在看書,讓人感到一種距離感。
  就算只有英一個好友,也不要緊──金木研不曾一度這麼想,可以看出永近英良的存在對於他而言有多大的影響力。
  以為大學第一年的生活就要在平淡無奇,卻不失愉快之下結束的時候,在沒有課堂的空餘時間,有一個人跟他搭話。
  初次見面的印象,是一個相當有魅力的美青年。
  舉手投足姿勢相當優雅,先不論他那身大紅大紫的打扮,可是推論出他在充裕的家庭長大的小少爺。從彼此交換的對話內容,金木研很快察覺到與對方在閱讀上臭味相投。心想這還是第一次與別人交流閱讀的心得和感想,臉上的表情也放緩,對初次見面的人展露出一抹友好的微笑。
  這個時候的金木研,還不知道這個微笑在後期給自己帶來多大的悔意。
 
  「金────木────君────」
   刻意拉長的高亢語尾讓被喚名字的人不由得哆嗦了一下。金木研嘴角抽搐地微微調過頭來,果不其然看到周嘈的學生都向他們投來詫異的目光。
 
  沒錯。
  糾纏著他的三年級生,就是那位紫髮青年──月山習。
 
  「金木君!你終於轉過頭來了!你一直都聽不到我在喚你嗎?broken heart!」
  紫髮青年完全沒有理會自己在其他學生的怪異目光沐浴之下,仍然在用那些多餘的肢體動作表達情感波動。
  「啊……啊哈哈,不好意思因為我在趕時間…──」金木研雖然在笑,可是顯然笑得相當的不自然。
  天知道他要是一開始就摸清楚這個人的性格,他絕不會跟他有任何的交集!
  「OhStupid me!」月山習用手扶額,誇張的左右搖頭:「我居然叫住了趕路的金木君真是罪該萬死!不不,可是我記得接下來金木君跟我一樣沒有編排課程才對?」
  為什麼你會知道我時間表的行程!
  「呃…稍為……有點事。」
  「可以的話,請讓我同行吧金木君。」
  「不、用、了。」他把每一個發音單獨吐出來,藉此強烈地拒絕麻煩人物的同行,金木研急速的加快了腳步。
  「等一下。」身後人的突然抓住他的手臂,金木研失去平衡而蹣跚了一下。月山習卻對他作出了一個與前文後理完全無關的莫名問題:「金木君、你換了沐浴乳嗎?」
  所以說你為什麼會知道啊!而且拽住我只是為了說這個?!
  「……呃沒錯……不好意思月山先生我真的在趕時間,可以請你放開我嗎?」
 
  坦率地回答了月山習的問題,對方似乎也尊重他的意見,很快就放開了他。從危機(?)中逃過一劫的金木研暗鬆了口氣。
  不知道是不是看準他放輕鬆的時機,月山習出其不意按住他左邊的肩膀,然後把嘴巴湊近到金木研的耳畔,用低沉卻清晰的聲線說道。
 
  「────我還是喜歡平時用的沐浴乳,我覺得那款更適合你。」
  「……誒!?」
 
  被嚇了一跳的金木研的身體重重一震,他捂住發燙的耳朵,馬上拉開了和月山習的距離,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他,久久說不出話來。
  半晌後,月山習輕笑,笑意滲雜了不易察覺的寵溺。
  「說起來,金木君不是趕時間嗎?」
  聽罷,定格已久的金木研總算動了。
  「──啊啊!已經這個時間了嗎?!我我我先走了!」金木研連時間都沒來得及看就棒讀唸出這樣的對白,逃跑似的走掉了,不是──他真的在逃跑。
  「au revoir(掰)。」
 
 
  「──我該拿你怎麼辦好呢,金木君。」
 
 
  看上去真的越來越美味了。
  刻意略去的主語,意有所指。
 
 
 
 
###
 
 
  「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
 
 
  顧不得旁人投來的微妙目光,金木研邊在走廊快步疾奔,邊重複說著同一個單字試圖讓大腦冷靜下來。
  什麼我還是喜歡你平時用的沐浴乳,什麼適合不適合?!你是喰種還是人類!?人類為什麼對味道那麼敏感?而且還是身為男生的我的味道啊?
  ………不要往下想了。好可怕。
 
  覺得再思考下去連自己都會變得不正常,金木研選擇停止思考。他在”咖啡研究部”前駐足,門在他還在彎腰猛喘著氣的時候打開了。
 
  「喂!金木!你知道現在幾點嗎?!」開門的是擁有一頭藍紫色短髮的少女,霧嶋董香。即使他不抬頭,已經能從語調中聽出她的怒火。
  的確已經早就超過約定的時間了。
  「抱歉……稍微碰到點阻滯。」
  「哼,快進來吧!」
  霧嶋董香丟下催促還呆在門前的金木研的話,便消失在門後。要是再不快點進去的話,大概會惹得她更加生氣吧。所以即使抱有疑問,但他還是拉開了部活動室的門。
  ──誒?怎麼沒亮燈?
 
  “啪!”
 
  「生日快樂───!」
 
  這大概是金木研迄今以來接受過最盛大的一次歡迎儀式。金木研瞠大灰黑色的眼眸,色情斑斕的彩帶在他頭頂上方飄落。在恢復照明的室內,他最先看見的是一張張熟悉的臉孔。
  英,董香醬,西尾前輩,還有……
  「你們……連店長和雛實醬都來了……」
  「別忘了還有我喔,金木君,Happy Birthday。」肩膀突然被搭上讓還沒回過神來的人嚇了一驚,他猛的轉過頭。
  「月山先生。」
  「哈啊?我們可沒印象有邀請你啊?這個跟蹤狂!」嘴巴一向不饒人的霧嶋董香馬上展開辛辣的毒舌攻勢,代替某個因為大腦當機而趕不上吐槽節奏的黑髮少年。
  「哈!金木君一年一度的生日派對怎可以沒有我的出場呢?」
  「喂!誰來給我把這煩人的噁心傢伙轟出去?」
  「我來吧。」西尾前輩躍躍欲試,一臉挑釁。
  「能做到的話就來啊!Come!」
  「等等…大家別吵架啊。」
  「嗚、…──」
 
  下一瞬,全員的動作都停止了。
  就連一向說個不停的月山習都定格般的,一致地往金木研的方向看向。那張常掛著溫暖笑臉此刻垮了下來,淚如雨下。
 
  「金木君?」
 
  奇怪,怎樣也止不住淚水。
  明明沒想過要哭,丟臉死了。
 
  「對…不起、對不起吶,我、……不知怎的………謝謝……謝謝……謝謝大家。」
  即使因為哽咽而口齒不清,金木研仍努力的、盡他所能地傳遞出自己的情感和謝意。
 
  「別哭了金木,一點也不像平時的你呢,來笑一個吧。」
  「對啊笨蛋啊,而且幹麼?」
  「真是的……都幾歲了啊?」
  「哥哥,哪裡痛嗎?雛實醬幫你施痛痛飛走的魔法吧!」
 
  即使也有性格不坦率的人在,可是同伴們對他的話語全都深深的植在他的內心,牽起陣陣的暖意的窩心。
 
  耳畔傳來摻雜輕笑的低沉聲音。
  「──別在意我方才說的話,無論金木君用那種沐浴劑,都是那麼可口。」
  似乎在裡面還有一個完全沒搞清楚狀況的人在。
  「噗……完全意味不明啊月山先生……噗哈哈哈……」最終因為月山習的話破涕而笑,眼角還泛著淚光的他,臉上綻放出一個令人目眩的一個笑靨。
 
 
  ──你終於對著我笑了呢。
 
  這一天,是金木研邁入金色年華的十九歲生日。
 
 
 
 
 
 
小劇場:
 
  在生日蛋糕推出來的時候,各人反應盡是不同。
  「看起來好像好好吃。」
  「是嗎?我還是覺得金木君的味道比較好。」
  「你是喰種嗎?!」
  「為了品嚐金木君,即使要我成為喰種也沒關係!」
  「………」捂額。
  「性騷擾呢。」
  「嗯,如假包換性騷擾的變態。」
  一向性格不合的西尾綿和霧嶋董香在對月山習的評價上難得達成一致。
 
 
--
 
後記:
金木小天使生日快樂!!
這才是十九歲的孩童應該過的,普通的生日,普通的生日派對
原作中,連過生日的權利都被奪去的小天使真的好心塞(捂胸口
寫到後面都不知不覺有點被感動,明明是自己寫而已啊感動個屁(喂
最後月山先生是為了逗金木君笑偏偏那樣說的
發現扔下喰種的設定下的學園paro,果然可以好歡樂^q^
原作太沉重了一直寫不出甜的月金向,這篇總算是成功了(掩面哭
衷心希望金木小天使能夠得到幸福,別再一人痛苦下去了QAQ
<2015.11.21  11:36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